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漂亮妈妈王艳的故事(7)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081

" 妈!"
  儿子提上裤子冲我的背影胆怯的叫了一声。
  " 怎么?"
  我脸上的红晕还没消散,为了不让自己和儿子都感到尴尬,我没有转身正视他,只是微微扭过头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杨洋。
  儿子一脸的难堪与胆怯。
  " 妈……别告诉爸爸,好么?"
  儿子语气中带着哀求,他很清楚以他爸爸的脾气,如果被知道自己不仅偷看黄色漫画还学着手淫的后果有多可怕。
  我低头沉默了一会,丈夫虽然说起过遇到这种事,做父母的应该避讳,可毕竟已经被我无意间撞到了。难道就真的对丈夫只字不提么?转念又一想,丈夫确实对儿子教育的方法有些地方过于严厉,儿子才会如此对他畏惧如虎。倘若丈夫真能按照他所说的那样对儿子能有些包容,那么我告诉他和不告诉他的意义并无太大区别。而假如丈夫知道后大发雷霆的话,那么以儿子柔弱的性格谁也难保会吓出什么毛病来。
  左思右想之后,我觉得确实还是不在丈夫面前提起为妙,所以狠下心决定还是把儿子的隐私替他隐瞒起来。
  " 那么。你得保证!"
  我抬起头用母亲带着威严的目光望着儿子,语气严厉的说:" 你得保证,以后没到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不许再手淫!而且绝对不能在白天家里有人的时候做这种恶心的事!更不许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漫画!一会我去你房间检查!除了学习的教材之外,所有漫画全归妈妈保管!等你高考以后再还给你!"" 妈!"
  儿子撅着嘴带着哀求的语气抗议起来!" 我知道错了!以后改还不行么?别拿走我的漫画!好不好!"
  " 不行!"
  我的语气依然凛然," 我和你爸爸一直拿你看漫画,当成是小孩子的爱好,谁知道原来漫画还有这么不健康的内容!这次妈妈绝不姑息你了,看看这些垃圾都把你变成什么样子了!不许再跟妈妈讨价还价!否则现在我就给你爸爸打电话!
  "
  儿子一听要给爸爸打电话,马上老实了。不再跟我要求什么,只是一脸不满的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柔声对儿子说:" 杨洋!你因该知道爸妈对你的期望!今天这事,如果不是妈妈不小心撞见,原本不该由我这个母亲跟你谈这方面话题的。可谁让你爸爸不在家出差了呢!而且他确实很多地方对你要求比较严厉,脾气也暴躁,以你们父子的关系也不适合谈这种事。所以你因该理解妈妈!现在你本来就处在青春期,对性方面渴望了解,甚至有性冲动都是可以理解的。但你因该约束自己而不是放任!特别是这些乱七八糟的黄色书刊,对本来就蠢蠢欲动的你更是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妈妈决定暂时没收你的漫画而不禁止你将来还会出现的手淫行为,就是要让你远离这些外界负面因素的驱使,直接面对自身的欲望,看看究竟凭你自己的意志能不能控制欲望。我相信已经是大孩子的你,一定能控制好自己的行为的。但这些影响你成长的东西却一定要没收!"" 妈!我的黄色漫画只有这么几本!大部分都是内容健康的,您只把黄色漫画没收还不行么?"
  儿子听我一说,又开始哀求着软磨我。
  " 不行!你最近因为手臂骨折,一直用这个当借口不好好读书!这次妈妈一定要把你的这些陋习一次全部纠正过来!否则你休假这么长时间,学习得落后别的同学多少啊?" 我决绝的说。
  " 哼!"
  儿子不满的哼了一声:" 根本就是逮到个机会故意整我!"" 随你怎么说吧!妈妈已经答应帮你隐瞒你看黄色漫画手淫的事情,你还不知足?如果这样的话,你等会给你爸爸打个电话,问问他我处理这件事的方式到底对不对!" 我微笑着威胁道。
  儿子听出我话语中开玩笑的意思,只好做个鬼脸无奈的说:" 随便您吧!谁让我有把柄落在您手上了呢?"
  一阵小小的风波,就这么被我轻描淡写的化解了。
  吃过晚饭,看着儿子无奈的回房间打开课本温习英语,我不由的对自己处理这件事的冷静有些得意。
  从儿子房间里搬出整整一纸箱子的漫画书后,我也不由的有些发愁。这么多书放在哪呢?为了防止儿子偷看,我特意腾出小半个衣柜,把它们都准备锁在里面。
  一切收拾好了,不经意间,我随手打开一本封面十分暴露的黄色漫画翻了翻,想看看究竟什么内容让儿子那样毫无廉耻的大白天独自躲在房里手淫。


  书名叫《羞耻的母亲》日系画风相当唯美。里面处在青春期的儿子对他美丽的妈妈垂涎三尺,一步步设下陷阱最终让他的妈妈彻底成为了他的性俘虏。
  虽然只是随手一翻,可一看之下,我不由的有点不忍释卷了,看了一会,由站在衣柜前随便翻看,变为躺倒在床上仔细阅读。当我看到漫画里的初中生儿子用还没长出阴毛的小鸡巴一下一下肏着他和我年龄相仿又同样端庄柔美的妈妈时,我下身不由的暗暗淌出了淫水。难怪儿子看的那么兴致勃勃!这是部唯美的乱伦漫画。香艳的内容让我这个成熟的女人都情不自禁起来了,怎么能怪涉世未深的儿子呢!
  一本漫画看完后,我的裤衩都湿透了。我重新翻到母亲第一次被儿子奸淫的画面。看着里面面带娇羞把脸扭到一侧的母亲大大的叉开双腿任凭儿子的小鸡巴急速的在自己的美屄里抽插喊出的大大的" 啊!" 字。内心难以抑制的产生出扭曲的性渴望。
  我撩起裙子,把手伸进自己的内裤,开始抚摸自己的阴蒂。脑海里幻想着那躺在床上含羞被肏的就是我,而在我身上纵横驰骋的就是漫画中少女漫画中常出现的那种英俊小生般的儿子,此刻他正面带邪恶笑容尽情的用小鸡巴在我湿淋淋的美屄里抽插着,嘴里轻声的呼唤着:" 妈妈!妈妈!"手淫的高潮让我意乱情迷。我不由得回应着:" 儿子……儿子……!" 朦胧中,扑在我身上和我交媾的漫画中的美少年,竟然真的变成了儿子!我大吃一惊想要推开他时,发现自己已经高潮的泄了阴精。
  夜已经很沉了,我怅然的从床上坐起身,孤单的面对着黑暗。沾满淫水黏黏的手边还放着那本《羞耻的母亲》。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儿子似乎真的变乖了不少,那种肮脏的事情真的没有再发生。每天我回家时,他不是在温习数学,就是在复习英语,偶尔看看电视,也只看体育,新闻类的节目,让我心里相当欣慰。
  反倒是我,因为每天都在偷看儿子的黄色漫画。每天看到兴浓处都要手淫一番。没办法,老公不在家我本来就寂寞难耐。而儿子的漫画又都是那么香艳动人的乱伦故事,让看后我内心和身体都产生巨大的向往,这种向往如果不得到有效的宣泄,不知要出什么漏洞呢!
  不管怎么说,起码家里表面上风平浪静,母慈子孝,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转眼又是一个新的周末。
  银行组织职工春游,去郊外的一个景区玩两天。可以带一名家属。我毫不犹豫的替我和儿子报了名。
  这段时间儿子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用功读书,身体恢复的也不错,只是缺乏户外运动。我本来就怕他在家里被憋坏了,正好有这么个机会带他出去散散心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跟他说了之后,他自己也很高兴。
  那天中午,青山绿水间,我带着儿子和几个关系不错的姐妹围坐在一起野餐。
  大家基本上都是带孩子出来玩的。银行本来就是女人多,如此一来再加上一群小孩子难免叽叽喳喳喧闹成一团,
  杨洋席地而坐,拘谨的坐在我身边。我则拿出平时在银行放松的姿态,和雯雯,小丽她们一边贫着,一边帮忙打开各种罐头食品。
  " 艳姐!咱们这些同事里,就你儿子年纪最大了吧?个子比你都高很多呀!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对面做着的小英,饶有兴趣的一边打量着在我身边有点不知所措的儿子一边问道
  " 才不是呢!老孙,老陈,许姐,他们的儿子都上大学了,还有郑经理,她女儿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我家杨洋才上高中,跟他们比起来还算小呢!杨洋,这是你徐阿姨。" 我一边继续忙活着,一边替儿子做着介绍。
  小英是新调来的职工,最近两年儿子学业越来越重,很少去银行找我,所以新调来的几个同事都不认识他。她们几个交头接耳偷眼盯着杨洋小声笑着说着什么。杨洋是个害羞的孩子,被她们几个中年妇女用这种暧昧的目光盯的更不自在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 你们干嘛呢?" 费了半天劲,我好不容易打开一罐沙丁鱼罐头,放在面前地上摆好的餐布上,笑着问小英她们:" 你们干嘛看着我儿子坏笑!有什么阴谋说出来!"
  " 嘻嘻。"
  小英,雯雯,小丽都不由的笑出声来了,把我和儿子都笑的莫名其妙。
  " 艳姐!我们在说你儿子长的还真帅!" 雯雯笑嘻嘻的说。


  " 切!那是!这有什么值得笑的?" 我问
  " 我们看你们越看越不像母子。" 小丽插口道。
  " 胡说!我们怎么不像母子了!" 我微微有点发怒。
  " 您没听明白,我们是说你和杨洋一点都不像母子,反倒有点像姐弟。他长的太像你了。" 小英端起一听饮料喝了一口说。
  " 我亲生的儿子,当然像我了!都别胡说!什么姐弟,孩子就在这坐着呢!
  乱七八糟净瞎说!" 我嘴里虽然抱怨着,可听了同事的恭维话,心里还是甜甜的。
  听她们这么说来,自己看起来真的一点都不显老!
  " 我们可没乱说。谁不知道您以前是咱们银行有名的一朵鲜花呀!"小丽继续恭维着我," 您看您现在都40出头了,和您儿子站在一起还像亲生姐弟似的。多标致的一对金童玉女啊!"
  " 越说越不像话了!臭丫头!" 我笑骂着拿起一只鸡腿做出要扔的架势。
  " 我这么说是有依据的!"
  小丽笑着扬起头不为所动的说:" 您还记不记得前几年,也是咱们银行组织郊游,您把您家老公和孩子一起带来那次?您知道我们当时怎么说?我们背后都说整个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知道的,你们一家是夫妻俩带着儿子,不知道的还以为爸爸带着女儿和外孙子呢!如今杨洋也长大了,你家老公是出差没来,这次要是来了估计别人都该说是老头带一对儿女出来郊游了。"" 哈哈!"
  围坐在一起的同事们听了都不由得笑了起来。
  " 死丫头!看我撕不撕你的嘴!" 我红着脸冲上去半真半假的要动手打小丽,虽然是很好的朋友,可大庭广众之下被她这样说我老公,我面子上确实有点挂不住了。
  " 好了好了,别闹了!大家赶紧吃饭吧,你们这些女同志啊。聚在一起就是没个正行,这还有那么多孩子呢,注意点形象!" 一旁的刘副经理有点看不下去了,微笑着把我们劝解开。
  本来很高兴的聚餐,弄的我心情差到了极点。儿子在边上用不满的目光瞪了小丽几眼。见我重新回到他身边,不由得用没受伤的左手偷偷的握了握我的手,我看了看儿子,儿子也同样关切的在看着我。
  后来的游览,我的兴致锐减,随便看了看景致,和儿子照了几张相没再和小丽她们一起多接触,从心里对她产生了不小的芥蒂。
  傍晚的时候,我们乘车去到当地一家3 星级的宾馆住宿吃晚饭。
  晚饭同样喧闹无比,可我因为心情不太好,明显不爱再搭理那些同事。还好儿子一直陪在我身边,我们母子不时的独自交谈些这次郊游的乐事,还算不太憋闷。
  饭后分房卡。
  没带家属的同事们互相拼房间,带家属的每家一间二人标间。我和杨洋领了一张卡号603 的标间房。
  这是一间装修精美紧凑的小房间,进门就是用厚玻璃隔离出的卫生间。房间里面摆着一张大大的沙发,再往前是张宽宽的双人床,床对面墙壁上挂着一台液晶电视,床外不远处是落地窗和阳台。我走上阳台,看了看郊外的夜色,郁郁葱葱的山景,和城市里的灯火通明判若两个世界,一阵风从对面的山林吹了过来,空气格外清新。
  " 杨洋,过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我叫儿子。
  " 出了一身臭汗,我还是先洗澡吧,今天都呼吸一天新鲜空气了。也没觉得多舒服!走那么长的山路还挺累的。" 儿子在屋里七手八脚的脱掉衣服。只穿了一条小裤衩去卫生间洗澡。
  " 这孩子!"
  我笑着摇了摇头,继续看外面的风景。优美的夜色陶冶了我的胸怀,很快我就把心里的不愉快逐渐淡忘了。想想也难怪小丽说话刁钻刻薄,自己丈夫的样子确实很配不上自己,这点已经无数次被或熟悉,或陌生的人提起过了。我今天又是何必呢!本来很好的一次郊游弄得这么不愉快。
  正想着,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我打开门一看,是雯雯。
  " 艳子姐!还生气呢?一路上一直到吃晚饭都没理我们,真往心里去了?"雯雯笑着问。
  " 你们说话就是不分场合,当着杨洋面瞎说什么呀!" 我不满的嘟囔着。
  " 行了!我们错了还不成!好姐姐!我们打麻将,三缺一,你过来凑个手吧!
  " 雯雯央求着。
  " 不去!累一天了,哪还有力气打麻将啊!你们玩吧。" 我要关门、" 来吧!来吧!就打八圈!" 雯雯拉着我的手来回摇晃撒着娇央告着。


  " 真是的!真拿你没办法!那说好了就打八圈!" 我无奈的妥协了。雯雯在我们几个姐妹里最年轻,长的最漂亮。我一直拿她当亲妹妹,平时她求我点什么事,只要这么一撒娇,我马上就会妥协,可能除了杨洋,我对她是最没办法的了。
  " 杨洋!" 我冲卫生间喊了声。
  " 干嘛!" 儿子正洗头呢来不及多说什么。
  " 我和你雯雯姐去打几圈麻将,你洗完自己看会电视,早点睡,听到了么!
  " 我收拾了一下,拿着钱包往外走。
  " 知道了!妈,您早点回来。" 随着哗哗的水声,儿子在卫生间里隔着厚厚的磨砂玻璃回答道。
  到了雯雯的房间,小丽,小英,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小英拿着骰子不停地晃悠,见我来了,小丽先向我为午饭时过火的玩笑道了歉,随便说了几句话,大家就忙不迭的划拉起牌来。
  那天我手气不错,从晚上8 点一直玩到将近凌晨1 点,几个小时时间赢了四五百块钱。最后小英实在熬不住宣布散伙,我这才得意的回了自己房间。
  因为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所以我抹黑进门时轻手轻脚的,生怕吵醒了已经躺在床上发出阵阵鼾声的儿子。
  我把钱包放在床头柜上,顺手拉亮了壁灯,墙壁上两盏做工精美的壁灯发出柔和的黄色暖光,借着灯光,我开始脱衣服。
  为了今天郊游方便,我特意穿了条米黄色休闲长裤,裁剪合体质地轻薄的长裤把我丰满的屁股和内裤的轮廓勾勒的无比清晰。我一边解着腰带往下褪裤子,一边双脚互相用力把耐克牌的旅游鞋从脚上蹬了下去,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裤子彻底脱了下来放在一边,柔和的灯光下,我屈起来的两条修长的美腿显出洁白晶莹的光泽。
  今天我没穿经常穿的肉色裤袜,只穿了一双纯棉白色短袜,脱下袜子,我揉了揉肉乎乎的小脚丫,走了一天山路,双脚有点肿痛,而且被旅游鞋捂的发出一丝微微的汗臭味,我不由的皱起眉摇了摇头。
  室内温度很热,儿子没有开空调,为了脱衣服,我额头上已经冒出点点香汗了。我脱下身上穿的白色T 恤衫,忙不迭的把里面的肉色乳罩解开,让自己那对沉甸甸的乳房适当的得到些解脱。摘乳罩挂钩的时候,我不经意间撇了床上的儿子一眼,他正面朝我,鼻息沉重的拽了拽毛巾被的背角。虽然是亲生儿子,可不知怎的,我还是有点担心他会突然醒过来。
  房间的落地窗没有关,深夜里郊外特有的凉风,从厚厚的窗帘缝钻了捡来,吹拂在我香汗淋漓的娇躯上,让打了半夜麻将心浮气躁的我感到一阵惬意。我用手托了托胸前略微有些下垂的乳房晃了晃,因为戴乳罩的缘故,上面湿淋淋的全是汗,我从床头柜上摸过一张纸巾仔细的擦了擦汗。看着自己丰满美丽的乳房,我心里又是骄傲,又是害羞。
  略微休息了一会,我穿上拖鞋,只穿了一条内裤向卫生间走去。睡前一定要好好洗个澡。
  我转身走的一刹那,睡着了的儿子扭了扭身子,僵硬的身体似乎放松了不少。
  卫生间的灯光亮了,里面发出一阵莲蓬头被打开水喷出来的声音。厚厚的半透明磨砂玻璃门上倒映着灯光下我丰满窈窕的身影,正在弯着腰蜷起一条腿,轻轻的褪去内裤。
  房间里,传来一阵欷歔的响声,声音并不大,淹没在莲蓬头激烈喷射出来的水声里,一门心思冲凉洗澡的我对那轻微的声响毫无察觉。
  洗过澡,我把头发吹干,穿上内裤悄悄的从浴室出来。
  今天真是太大意了,竟然忘记带条睡裙出来。站在昏暗的房间里,看着床上还在呼呼大睡的儿子,轻轻拂拭刚刚吹过没有整理好的长发的我,不由的脸上一红,下意识的用手护在赤裸的乳房上,紧张的咬了咬嘴唇。
  本来母子共睡一张床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儿子日渐成熟的样子加上英俊的面容总让我想入非非,今天又这么尴尬的不穿内衣躺在他身边,光想想我就不由得心头小鹿一阵狂跳。
  儿子似乎睡的很香,我试探着叫了声:" 杨洋。"儿子完全没反应。看样子今天玩累了,睡的还挺沉。我暗暗放了点心,心里想着,只要上了床,我就用毛巾被紧紧把自己半裸的身体裹起来,明天早早的起来,赶在儿子醒来之前穿好衣服就因该没事了。
  想到这,我也实在困的受不了了,蹑手蹑脚的上了床,轻轻地躺在儿子身边,摸过一床毛巾被一直拉到下巴下面紧紧的把自己半裸的身体盖住,这才打了两个哈欠,蜷缩成一团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迷迷糊糊中似乎做了个梦。
  梦见我自己睡在家里的卧室,丈夫躺在我枕边用手托着腮,正温柔的看着自己,目光中充满了夫妻彼此默契的暧昧,睡梦中的我不由的温柔一笑。
  " 死老杨!都老夫老妻了,还装的那么深情款款干什么!你出差那么久了,回来之后心里想着什么,难道我还不知道么?来!亲亲我!"我一边暗自琢磨,一边把老公揽入了臂弯,撅起嘴等待着丈夫用火热般的亲吻化解我心中的相思之苦。可丈夫却似乎在犹豫,不!那神态不仅是犹豫,简直是对我的一种畏惧!
  " 瞧你那傻样!怎么还不过来?……老杨……老杨你今天怎么了?" 对于丈夫表现出的畏惧神态,我感到很奇怪。
  以往每次出差回来,他都像只发情的野兽,只要家里没人他都会急不可待的扒光我的衣服,用近乎强奸的方式发泄一下积攒多日的欲火。丈夫对我爱的一心一意,虽然经常出差,却没有半点沾化惹草的经历。所以每次当他回来后如饥似渴的向我求欢时,我也会用尽花样满足他的需求,回应他对我的忠诚。可像今天这样畏惧不前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我在心里默默的呼唤了良久,一只颤颤巍巍满是汗水的大手这才做出了回应,哆里哆嗦的按在我因为翻身完全赤露在毛巾被外的乳房上,紧紧的盖在乳房上面,却一动也不敢动。
  " 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话也不说一句?再不理我,我可困了,要继续睡觉了!" 我迷迷糊糊带着幽怨的说。
  丈夫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默默的躺在我枕边,继续用温柔的目光审视着我乳酪般白皙的乳房,抚摸我乳房的手开始轻轻有些活动了。
  " 讨厌!不理你了!困死了,我真的睡了!" 我不耐烦的翻了个身,背朝着老公,又是一阵恍惚。隐约间感到摸着我的乳房的那只手越来越不老实了。是丈夫在用手指温柔的爱抚着我坚挺的乳头,弄得我痒痒的很舒服。
  我轻轻" 嗯。" 了一声。一边昏沉沉的继续睡觉,一边默默的享受着丈夫对我乳头的爱抚,在我印象里,丈夫从没如此细致的爱抚过我的乳头,粗鲁的他每次掐着我乳头时都像要捏灭烟头似的一样用力。早已习惯他粗鲁动作的我对他突如其来如此细腻的爱抚不禁大为受用,开始放肆的发出舒服的哼哼声。
  可能我的小声呻吟刺激了丈夫,他停止了抚摸我的乳头,一把握住我左边的乳房,开始肆无忌惮的揉搓了起来。
  这真是个美妙的春梦啊!连丈夫对我身体的爱抚都像真的一样!
  慢着!不对!
  明明是梦中,为什么我乳房被人揉搓的感觉这么真实呢?好像不是梦!酣睡中我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似!不仅我的乳房真的如同被男人把玩,而且松软的双人床还在不断传来一阵剧烈的颠簸,仿佛大地在颤抖!
  是地震了么?
  猛然间,我睁开眼,恍惚中发现自己正背朝着儿子被他用左手紧紧的搂抱着,同时儿子的大手正握着我左边的乳房,在不安分的揉弄着。
  我用力甩开儿子的手臂。借着充满暧昧色调的壁灯灯光,我突然坐起来,转身向本该熟睡着的儿子看去。只见他正侧躺在我枕边用充满陶醉的目光向我注视着。他身上只穿了一条小裤衩,翻卷在两腿间,裤衩外露着他那根并不很起眼的小鸡巴笔直的冲我高高的翘着,打着石膏的伤臂此时还在笨拙的一上一下的用手来回撸着他兴致勃勃的鸡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