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哥哥跟嫂子吵架了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936



  有一本专门报导色情的女性杂志就写说,以一年的时间来看,大概每天晚上都有一次。

  但是我家里的兄嫂啊!几乎每天晚上,葚至只要一逮到机会,不管是早上、中午、还是晚上,就跟吃三餐一样的一次也不肯错过呢!

  我那个嫂子千江子啊!是一个对性事相当渴求的女人,她做起爱来的那份狠劲是会让人吓一跳的。

  虽然她不是哥哥喜欢的那一种型,可是却有一副好材。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在床上很荡很耐干的女人,因此每天早上哥哥都会迟到。

  「没事的,只不过迟到那么一下下嘛....而且这样更能证明你对我的爱嘛!」有的时後我会悄悄的走到他们寝室外面,由半开的门缝偷偷地看一下。有时刚好看到哥哥正在对著梳妆台的镜子打领带,看样子正在忙著准备上班。但是他的裤子却是半脱著,嫂子千江子正跪在他的膝盖边,并从内裤里掏出哥哥的阳物,用两手握著,在自己的脸颊上不停的摩擦著,这一幕真是令人吃惊。

  这时已经七点多了,这个时候对普通薪水阶级的人而言,是该出门上班的时间了。而像嫂子这无理的强留住哥哥,还有她那份嗲劲,我真是看呆了。

  他们一点也没留意到正有人从门缝里看著他们,他们还这么大胆的......。

  千江子她捧著哥哥那已经充份膨胀的阳物,一会用嘴吸吮著一会儿又塞进嘴里咬著、亲吻著。那样子有点色情狂一样的激动吓人,但是这一幕太精彩了,我目不转睛的继续欣赏著。

  这时哥哥怎么办呢!哥哥眼看著自己的阳物不断地胀大,而且妻子千江子又不肯罢休的正搓揉著它,甚至於大声的啃著它。

  此时眼光无限淫荡的千江子,突然站了起来并快速的脱去裙子及内裤,而且那粉红色的衬衫也一并脱了下来。

  从梳妆台的镜子中,我看到千江子那浓密的阴毛,还有私处上似乎也溢满了淫水。这时我看到哥哥的手伸了过去,於是千江子她抬起一脚靠放在梳妆台上,然後弯腰抬起屁股,做出一副快来干我的姿态。

  这时我听到哥哥说∶「就这样子,你不嫌不够力啊!就干了哟!」「嗳!是啦....就这样了啦....快快....快一点给我你的肉棒....快....快干......」「但是早苗已快起来了吧!万一.......」「没问题的啦!怕什么....不会被....快....亲爱的....快啦....求你....快干我......」哥哥就以刚刚裤子及内裤都推脱到脚边的姿势对著嫂子千江子,并抬起嫂子那又白又大的屁股,然後插了进去。

  当哥哥抬起千江子的屁股时,我刚好将她的私处看了个仔细。

  原来在她丰满的身体里,竟也配著一副大号的性器,在浓密的阴毛下面,有二片厚的阴唇,真是令人惊心动魄的大号性器。

  哥哥那凶猛的东西正在挺进进攻呀!因我看到千江子用一支手正在帮忙塞进去时,另一支手则压在梳妆台上以支撑身体,没错,哥哥正从後面干著她。

  我看著千江子前面垂著的大奶子不停地激烈地晃动著,天啊!天崩地裂的淫叫声,不用看就知道他们干的有多激烈了。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於是小声地挣扎摸索的走到玄关,然後出门上班去。还好我只迟到半小时左右,当然迟到也是因为他们这对激动的夫妇的关系。

  有时候哥哥也会因感冒而在家休息,可是那铁定是因为千江子的纠缠而来不及上班才这么说的。

  我有时也会想,哥哥居然有法子应付千江子的日日夜夜的求爱,哥哥他真是很厉害呢!

  他们结婚这一年多以来,虽然一直都沉浸在热情的性欲当中,可是也有冷战的时候。

  冷战的原因是哥哥参加公司的年度慰劳旅行时,不知是与温泉艺妓还是公司的女同事有温存激烈的一夜,而使嫂子醋劲大发,终至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大概冷战了大二个星期左右,大概彼此都耐不住没有性爱的煎熬吧!终於又回到以前的生活了,而且比以前干的更凶呢!

  据我的观察,嫂子千江子是个颐指气使的人,她时常命令哥哥,尽管如此较成熟稳重的哥哥也常常忍耐她的无理要求。

  我忘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有一天半夜里,我听到千江子发出了很大的声音,那时我正快睡著时,时间是午夜二点多了。

  (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我跟平常一样竖起了耳朵注意的听著。

  我听到泼水声,这声音应该是来至浴室。这栋大楼有自动给水装置,是不需要自己烧热水的。但是半夜二点中还在洗澡,真是令人不敢认同。

  睁开眼睛起身後,披了一件衣服,我走出房门朝浴室的方向走去。从浴室里传来了他们夫妇的声音。

  有二个摇晃的影子,看样子哥哥醉得很厉害呢!

  「........明白吗?所以今天晚上不干!」彷佛正在争论著什么。

  「那么你的意思是你讨厌女人的月经嘛!所以你今天晚上也不跟我睡觉了!」千江子用她那高八度的嗓门大声的说著,又高又大的声音震著玻璃,也震撼著我的耳朵。

  「我不是这个意思嘛!只是....我只是觉得既然是月经来了,那么我们就利用这个时间好好的休息一下。而且如果可以不要泡澡的话,就用淋浴的比较好。」「原来你也是个木头、老古板。那是已经过时的迷信哟!它根本就不影响你干我的。」气势凌人的千江子毫不服输的说著。

  「我....我没有那个兴趣.....」「谁跟你谈兴趣呀!我是在跟你谈爱情,如果你还是无法了解的话,那你今天晚上到别的地方去睡吧!」「喂!你怎么这样无理取闹呀!况且我们也没有别的房间啊!」「哼!有啊....你妹妹那间不是吗?」「哼!你这是......」「兄妹睡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大新闻呀!」嫂子她不怀好意的说著。

  (终於战争结束,真的是一个无理的女人。)我不禁摇摇头,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

  哥哥真是可怜,我这样的想著。

  哥哥他该不会真的来跟我睡吧!我想著想著就倒在床上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以後......我一睁开眼睛就发现我的旁边躺了一个人。

  虽然我的床是双人床,可是一直都不曾睡过二个人,所以一旦躺了二个人在上面,就觉得床变小了。

  终究哥哥是斗不过千江子,只好真的跑来我这里委曲一夜......。

  (啊....是哥哥,那么就不需要拘束。)我一边想著一边再度睡下,但是我决定背对哥哥,没看到脸的话就不会有邪念了,我想......。

  尽管如此,我发现自己睡不著了。

  哥哥跟我睡在一起,这是从出生到现在的第一次呢?

  背对著哥哥躺著的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我正睡著,突然「啪」的一声,有一支手随著大声的喘息而打了过来,吓了我一跳,当然我知道这是哥哥的手......。

  他睡的正熟,也许他不知道自己的旁边......。

  他的手抓著我,我的心跳快了起来。没办法既然他已经睡在我旁边了,我也就只有任他抓著了,反正是自己的哥哥嘛!

  接著发生了什么,原来他是故意的,我想。

  哥哥他慢慢的将我的手拉近了那里,他大口的喘著气,喉头里也咽著口水。

  哦!那时我的手有了奇妙而热热的感觉,原来接触到一个肉块。

  (啊......这..这个....是什么......)想也不用想,就是千江子时时刻刻离不开的宝贝....哥哥的阳具。

  这个热烘烘的东西,我曾经在门缝里偷看到它,那一天的事又浮上了脑子里,我的身体不禁震了一下,然後我很自然的用力紧握哥哥的阳具。

  这个老是担心喂不饱千江子的肉棒....唉!可怜的哥哥,哥哥他故意让我握著他那勃起的阴茎,莫非......这时我的乳头痒了起来,我开始兴奋......。

  虽然这有点不应该,可是我觉得我并不反对哥哥他对我这么做。

  哥哥他抓著我的手动了起来,他让我帮他摩擦他的宝贝。我抓著这个粗大的东西,用五根手指头慢慢的、轻轻的、温柔的搓揉著它。

  哥哥为了报答我吧!他也将手伸进了我的睡衣中,他用手指头从我内裤的边边,钻进了我的下体。然後他温柔的抚摸著私处烈缝,当他的指头被挟在那二片肉中间时。

  (不行!哥哥不可以那样做......)我在心里这样的叫著,可是一方面我却蠕动著身体,想让BB口对著手指,使它插入的更深一点。

  但是当时可能太慌忙了,却让身体退了一下,而使得哥哥的细长手指去碰到了我的阴蒂,於是他挑逗起我的阴蒂来了。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身体居然一下一下的震动了起来,真的很舒服。

  「哦....那里....再用力....快..哥哥......」我为自己敢这样清楚的要求而吃了一惊。当哥哥把手指再往里插送时,我想起哥哥那一根像火一样热且坚硬如铁的大肉棒,那插入的滋味......。

  「哦....怎么....早苗你已经醒了......」哥哥他明知故问,我看不出他的慌张,於是大胆的对他说∶「算了吧!哥哥你的心情做妹妹的我完全了解哟!而且今天就让我代替嫂子来让你爽吧!」这么大胆的话竟然不经大脑的就溜了出来。

  接著我便牵引著哥哥的手,到我的浓密黑森林地带。

  「早苗,可以吗?是真的吗?」哥哥的声音透著无比的兴奋,接著他的唇吻著我的脸,并小力的吸吮著我的耳朵,哦!这些动作真的让我振奋得全身痉挛起来。

  我将哥哥的手拉到自己的阴户处让他抚摸,这算是我的回答了。

  当手指滑向稍为湿润的私处时,不经意的他碰到了那如豆大小般的阴核,被这么抚摸的感觉传进子宫时,不时的从里面溢出了更多的粘液,此时我的快感也愈来愈强烈。

  当这些淫水汨汨的溢满了哥哥的手指时,哥哥相当温柔的蠕动著他的手。然後他又用二根手指头挟起我的阴蒂,轻轻的往上拉著,这样刺激的结果更让人欲火难耐。

  「哦....好爽....哥哥.....再用点力啊........」那快感涌上了喉头,我的声音也颤抖了起来,身体好像被火燃烧著一样,这房间也倒像一间温室一样。

  我真的兴奋到极点了,连身边的人是自己的哥哥也忘了,只是普通的男女在交媾吧!

  「嗯....别看人家的脸嘛!哥哥....别嘛!」「好吧!我又不是故意的......」哥哥的手指就像蜘蛛一样的动作著,他一次又一次的在我私处上游走。而我早已爽的乱了气息,全身的快感使我不断地震动著我的身体,这该不是在做梦吧!

  「喂....哥....帮我看一下,我的花心快溶化了哟!快....快嘛!帮人家看看嘛!」我的话不禁使哥哥心荡神驰了起来,接著他打开了床边的小灯。

  「嗳....快溶化了的是哪里呀!让我好好检查一下。」於是我仰躺著,张开双腿让光照在我的阴户上面。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大胆的要求哥哥这么做,这是一种相当复杂的情绪。

  「私处已经兴奋得肿胀了哟!而且颜色也很鲜红,还有这一堆阴毛也长的很......。」他这样说著,又将手指插了进去,并且不停的抽出後又插入,就这样上上下下的玩弄起来。

  「啊......太棒了....真的....哥哥......」我情不自禁的抓住了哥哥的手,这样的喊叫著。

  一会儿哥哥他熄了灯。

  「早苗只要一下下,我从前面插入好吗?或者你还是就像这样就好,我决不勉强你。」我想啊!干我吧!我拼命的点头。

  「但是轻点哟!这样总是对千江子不太好嘛!」「哼!那种女人不要提她!」哥哥说著气话,然後他将那硬梆梆的阳物「嘟」的一声插入了我柔软的阴户中。紧接著「啪啪」的他正在挺进著,只有这样就够令人销魂的了。

  「啊....不行了......不行了....棒啊!」伴著这令人销魂的喊叫声,我的双手也不停的在哥哥的腰上乱掀乱摸著。

  「喂....早苗我需向里一点插入了。」「哦....好..好..快一点,我早就受不了了....快....用力......」哥哥他全身压在我身上,一边插入律动著,他一边吻著我的唇。慢慢的利用腰力一进一退的干著我。

  哥哥那粗大的龟头正一次一次的冲撞著我的子宫壁,它也不停的摩擦著我的阴壁,这种感觉好像坠入了五里云雾中飘飘欲仙。

  随著阴茎的插入运作,阴道中也不停的涌出了热且粘的淫水,而且很快的就弄湿了阴毛,一堆耶!

  哥哥每挺进一次,我的身体就放电一次。

  「啊....啊....棒....真棒......」我不禁淫荡的呻吟著,并且两手耐不住而狂乱的抓著。

  「哦......吻我......干我......」哥哥他把阳具抽出一些,只留龟头在里面,接著又再度挺进,就这样重覆著。

  当龟头碰触到子宫壁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袭击而来,令人心神荡样,接著私处口就更紧缩著,把龟头紧紧的含著,配合著它的律动。

  我的身体像被触电一样的颤抖著,配合著那正要登上最高峰的龟头的律动。

  哥哥继续使著腰力,激昂的在操作著一抽一送之间。

  我彷佛嫌这样等待的时间太长,我再也忍不住了。

  「啊....不行.....我耐不住了.......」我呻吟的叫著,自己也不知道在叫些什么。

  哥哥不停的一边扭著腰在挺进,一边用手搓揉著我的乳头。一会儿轻一会儿又重,因为他这样的在刺激我的乳房,我又禁不住的情欲高涨,呻吟声也就愈来愈大了。

  「啊....啊....快用力..快....哦..啊......」我自己也被这淫荡的叫床声吓了一跳。但是这一波波淫荡的声浪却刺激著哥哥的肉棒更卖力的干我呢!

  我也觉得自己的声音太大了,所以只好将手指伸入自己的口中含著以减低音量。

  哥哥果真像我想的那样的卖力地在挺进。

  「啊....啊......」不只是淫叫声,就连我急促的喘息声都能让哥哥燃烧。被淫水吞食的大肉棒正凶猛的朝著最顶端冲陷著。

  为了配合哥哥的律动,我也挺腰迎合著,一起为阴茎能插入最里面而努力。

  「啊....不..不行....射了......」我感觉到哥哥的双手用力一按,然後抽出「咻」的射出又热又浓的阳精在我的肚皮上。

  「嗯....嗯......」哥哥也呻吟著。

  终於两个人都顺利的达到了高潮。

  过了好一会儿,我的身体才停止痉挛,且慢慢的恢复平静。而哥哥的急促喘息声也在我耳暗慢慢的均匀了。

  早上睁开眼睛时,哥哥已经不在了。

  ☆☆☆☆☆☆☆那天晚上,虽然我跟哥哥有了性关系,但是哥哥好像又跟嫂子千江子回复到他们原来的生活了。虽然我有一种被捉弄的感觉,可是面对他们夫妇时,我只能沉默的看著一切。

  想想我当然也是希望他们夫妻的关系能够变好,他们毕竟是我的兄嫂。而且我自己也相当的了解,不能再让哥哥上我的床来交媾了。

  很幸运的是发生了那天晚上的事以後,哥哥居然完全无事的样子,仍以自然的态度来跟我相处,而且千江子好像一点都没发觉到我跟哥哥的事。

  但是又过了一个月左右,有一天深夜里,哥哥又跑到我的房间来....。

  (又来了......我想......)「哥哥怎么了,不要哟!」那时我正看完午夜场的电视节目後,换上睡衣正准备上床睡觉时。

  我仔细的看了一看他,好像喝了很多酒的样子,看起来有一点醉了。

  「跟朋友打麻将忘了时间,千江子不让我进房。」我不禁想著,又要旧事重演了。

  虽然明明是不关我的事,可是面对那么一个容易歇斯底里的人,唉!莫非我只能像那一天晚上那样,不要拒绝而且跟他睡在一起吗?

  我这样的想著,而且现在又这么晚了。

  「这....哥..我觉得你还是回自己房间去,比较......」虽然我嘴里这么说著,可是脑子里却浮起了那天晚上,那令人惊心动魄的激情一幕。

  「没事!不会有事的。千江子她自己说,你去跟早苗一起睡吧!以後把这双人床改成单人床的话,你就没有这个烦脑了吧!」(哥哥在胡说些什么?那个那么令我销魂的事,他竟然说是困扰....)原来他们刚才还在为单人床、双人床的事而吵架呢!我想哥哥在吵架时就打算来我这儿了吧!

  但是我自从看哥哥来我这,我是真的很心动的,而且看得出来的是,他也在期待著呢!

  「好吧!早苗今天晚上就让我好好爱你吧!」哥哥用带著酒臭味的嘴凑近我的耳朵,邪恶的说著。

  唉!这老是让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哥哥。

  这哥哥已经扯开我的胸罩,用舌头舔著我的乳头了,一会儿他又用牙齿轻轻的咬它,我兴奋的叫了起来。

  「啊....啊......」呻吟声从喉头里流泄了出来,自然而然的我也主动地慢慢张开了我的双腿。

  可是哥哥却没将手伸进我的下体,哥哥正一昧的玩弄著我的乳头。

  「哦....早苗....你真是可爱的妹妹哟......」「啊....棒..好舒服....可是嫂子她......」哥哥他不回答我,他继续不停的用嘴吻著我的腹部。

  从乳头开始到乳房,然後腹部及腋下,就这样一遍又一遍的舔遍了我的上半身,当然这时快感又流遍了我的全身。

  我抬起我的双手,让他吸吮我腋下的腋毛。只要我一抬起双手,哥哥就很有默契的将唇凑近了腋毛浓密的腋下,忘情的吻了起来。

  「啊......舒畅........」我又禁不住的呻吟了起来,我更大胆的张开双腿,腰也开始不安份的蠕动著。就这么一会儿,我已经欲火难耐,希望哥哥快点将他的肉棒插入我的阴户中,狠狠的干我。

  「啊....哥哥....前面啦.....下面啦....快..快干我.....我..我受不了了.......」我一边喘著气要求著,一边用手搓揉著哥哥那根已经勃起的肉棒。

  哦!这肉棒正烫手呢!而且还不停的滴著滴著粘液,而沾湿了我的手呢!

  「啊....啊......」哥哥又将嘴凑了过来吻我的唇,我的鼻子里禁不住的哼著,我一边又忙著接收从哥哥嘴里传送过来的唾液。啊....这令人欢愉的时光。

  「嗳!可以吗?」哦!再度出击,撒娇的催促他。

  我边说边起身,哥哥也慢慢的仰躺著,我用脚勾著哥哥,慢慢的爬上他的身体,然後我像骑马一样的骑在哥哥的身上。

  面朝上仰躺的哥哥,他那根肉棒正直挺挺的站立在他的两腿之间,我不禁冲动的抓起这根烫手的肉棒,往自己那已经湿润透了的阴户中塞了进去。接著我慢慢的坐下去,让它完全插入我的阴户里去。

  哦!那感觉比起上次还有过之而不及呢!我挺著腰将两手按在床上,半俯著身一上一下的抽动我的身体,让那根肉棒在我的牵引下,一进一出在我的私处口。

  我不停的抽动也不停的喘息著,而下面的哥哥也不停的用两支手搓揉著我那丰满的大奶子,并不时的抠著我的乳头。

  哥哥这粗大的肉棒,此刻正刺激著我的阴户深处,再加上刺激乳头所带来的兴奋,我已经爽的快抓狂了。

  现在我完全控制了这根肉棒,只要我用点力就可以使它冲到最顶点,相同的淫水正汨汨不断的从包含著阴茎的阴道中溢了出来呢!

  「啊....啊......」我呻吟著,我已经达到了高潮。

  当然此刻哥哥也已经射精了,然後我们紧紧的互相拥抱著,就这样一直睡到天亮。

  完全不知道我们兄妹奸情的嫂子千江子,还有时候会将哥哥赶到我房里来,当然每一次我们都会大干一场。

  随著交媾的次数愈多,我们兄妹就愈来愈想要对方,这样子下去,有一天哥哥一定会跟嫂子离婚的,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