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晨的背叛之车库作者woshiwhoshei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210

晨的背叛之车库


字数:1万
2010/09/17首发于:性吧

四年前,有一次,晨和娟出国,要从c市走,离开的时候,晨说先去c市,处理完公司事务再走。我想,这还不是一个好机会,就运起天眼,看到晨。晨和娟都穿着牛仔裤,紧身衣,浑圆的腿部和挺拔的上身,即使隔着衣服,也挡不住曲线的魅力。晨和娟有说有笑,不过两人明显比别人快,姐妹俩人出了飞机场,来到旁边的私人车库和休息区。那时正是客流最少的时候,所以偌大的停车场只有寥寥数辆汽车,转过一个弯,就是晨买的一个私人车位,她说这个地方特别隐蔽,换衣服时不用怕被人看见,后来,她干脆在那儿安装了一个门。我本来没把这个车库放在心上,可如今已看这个车库如此之大,如此之豪华,我只有诧异。晨的关系网果然不是盖的。果然,巩坐在晨的那辆白色的丰田霸道上,等着两人。娟看见巩,扔下行李就跑了过去,这丫头。

巩张开双臂,一把抱住娟,娟就像树袋熊一样挂在巩的身上,深吻着,巩两手抱住娟的屁股,不是轻拍两下,娟的嘴里发出呢喃的呻吟声。晨只是拿着娟的行李,笑盈盈地看着。巩解开娟的裤带把手伸进去,在娟的丰臀上揉捏着,一点也不顾忌晨在旁边,晨好像很习惯了似地,没有任何惊讶,反而有些,渴望?巩和娟终于亲完了,娟从巩身上下来,没有立刻系上裤子,只是摸了一下巩明显凸起的下体。我本以为晨会因二人的丑态而生气,可谁知晨不仅没有生气,也没有避开,只是看着。这时,巩和晨做了一件让我难忘终生的事,也正是这件事,让我观察了以后的所有:晨按下关门的钮,厚重的隔音门缓缓关上,巩张开双臂,晨再也不矜持了,也像娟那样跑过去,投入巩的怀中,更激烈地吻着,只是晨并没有像娟那样挂在巩的身上,而是一脚着地,另一条腿高高地蹬在霸道的前保险杠上,让胯部和大腿紧贴着巩,巩的屁股紧贴着霸道,一只手抚摸着晨的下体,另一只手就像刚才对娟那样,解开了晨的裤子,晨扭着腰,配合着巩的手。娟褪下了牛仔裤,那火辣的曲线足以让任何人喷血。她打开车门,熟练地放倒车座,从后背箱里拿出几块毯子,铺在车鼻子上和车周围。娟坐在车鼻子上,脱下上衣、胸罩,浑身只剩下一件比比基尼还小的内裤,从后面搂住巩的头,丰硕的胸部刚好在巩的头上,火热的阴部贴在了巩的后颈。晨和巩互相摸索着,两个人都伸进了对方的裤子里,巩的大手还蹂躏着晨的胸部。

「不要闹了吗,停会儿好么?真不明白穿着衣服又有什么好摸的。姐,每天晚上我跟你做的时候,你不是都喊哥哥吗,怎么见了哥哥就害羞了?」

巩和晨听了,相视一笑,放开对方。巩只穿着内裤,露出了健壮的肌肉。他的肌肉并不是那种棱角分明的,反而很柔,却又暗含着惊人的爆发力,巩的下体明显撑起了帐篷,长度惊人,至少有二十公分!

晨好像故意引诱巩似的,背对着巩,慢慢地脱下了t恤衫,乳罩。弯下腰,却不弯腿,常年练习跳舞和武术,使得晨很轻松地就够到了鞋带,晨撅着屁股,腰部一扭一扭地褪下了牛仔裤,露出了惊心动魄的臀部,比基尼式的肉色内裤,完全挡不住春光,反而更加引诱男人了。果然,当晨撅着屁股,牛仔裤推到膝盖以下时,巩再也忍不住了,从后面抱起了晨,让自己的坚挺隔着内裤顶住了晨的阴户,晨脚尖勉强着地,右手搂着巩的头,并且亲吻着,左手从前面握住了巩的鸡巴,揉搓着,两条腿也使劲地并住,紧紧地夹住了巩的鸡巴。

娟布置好了环境,站在晨的面前,乳头紧贴着陈的,两对极品的乳房变了型。
娟把嘴贴过去,巩张开嘴,将两姐妹的舌头同时吸入口中。娟抱住晨的丰臀,一手伸进巩的内裤,捏着他的睾丸,另一手伸进晨的比基尼,从晨的表情来看,娟的手伸入了晨的肛门。娟和晨都练过舞蹈,武术,所以金鸡独立并不难做,于是娟踮起脚,把一条腿勾在巩的腰上,同时拼命和晨抱在一起,两姐妹用手和臀部,紧紧夹住巩的龟头,晨也不再套弄了,而是把左手也伸进娟的肛门,巩的手握住了姐妹的乳房,用力地蹂躏着,两对炫目的乳房幻化出扭曲的形状,一时间偌大的车库只余女人的娇吟和男人粗重的喘息。

三人绵缠了十分钟,巩抽出身子,一手抱着一个,将姐妹二人抱上车鼻上,娟躺着,腰下垫着一个垫子,大大地张开双腿,丰满的阴户暴露在空气中,虽然隔着丁字裤,但反而更加诱人。晨则是趴在娟旁边,让娟的腿在自己的腿中间,腰部向下,丰满的臀部却高高地挺着,阴户也正好落在男人的视线,狭小的内裤,紧紧地勒在股沟,异常硕大,却没有一丝赘肉的臀部冲击着巩的神经。两女的阴户早已一塌糊涂,淫糜的液体在灯光下闪烁,却又在不停地挑弄着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姐妹。

面对如此景象,巩再也忍不住了,脱下内裤,露出了怒耸的下体,天!足有二十四、五公分!他爬上车,在两女的配合下,轻巧地脱下了两女最后的遮挡,那熟练程度……巩抱住晨的身子,晨直起身来,屁股紧紧贴着巩的小腹,头回过来,和巩不知疲倦地交换着彼此的唾液,舌头在两人口中不停地搅动着,巩硕大的阴茎从前面伸出来,被娟和晨不约而同里握住了。姐妹很有默契地,把巩的鸡巴抵在了娟的阴户上,可是巩隔着娟,看不见目标,顶了两次都没有进去,娟也已经双眼迷离了。晨连忙分手把开娟的阴户,把巩的鸡巴送入自己亲妹妹的身体中。巩迫不及待地抽插起来,娟的嘴中荡漾着逾越的,满足的浪叫声。巩的手也从晨的腋下穿过,握住那对上下不安的玉兔,可晨却拉住巩的一只手,往下移:「噢……啊……坏哥哥……帮晨晨手淫嘛?」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从晨的嘴里发出的。

巩并住两指,插入了晨的下体,虽不及娟感受到的充实,但也异常销魂,一时间两姐妹的叫声,肉体的撞击声此起彼伏。

「噢……哦……啊……好……要……还要……」

「嗯……嗯……啊……呜……呜……」

「爽……棒……啊……哥哥……」

「呜……呜……啊……」

晨和娟看来不仅气质不一样,床上的呻吟也不尽相同,娟放浪大胆,晨含蓄。
啪啪……啪……啪……肉体的撞击声有规律地进行着。

噗嗤……噗……噗……巩的手进出晨的下体也在有规律地进行着。

姐妹二人的口中,轮流地发出这令人心颤的叫声,巩的抽插也越见有力,巨大的阴茎把娟的阴道插得密不透风,每一次都只留一个龟头在里面,然后重重地顶到娟的花心,淫水随着抽动飞溅出来,而下体又与晨得紧紧贴着,两人丰沛的淫水流在一起,把三人的下体都弄得湿泞,淫糜。

「啪……啪……」巩让晨的上体前倾,在晨的诱人犯罪的屁股上,不重,却异常响亮地拍打着,晨不感到疼痛,只是身子愈发酸软,两只手握住娟的乳房上,嘴里的叫声也变得火热,下体的汁液也愈见充沛。看来他们之间已经有过无数次了,要不巩也不会把力道掌握得那么好。娟的手也握上了姐姐的胸部,愈来愈热烈地配合这男人。

「啊……啊……哥……老……老公……我……啊……要……要……了……」
娟突然开始浑身颤抖,眼睛更加迷离,「要……要……泄了……」

晨趴下,姐妹的胸部紧紧地压在一起,一样的快感催化着娟的性福,晨搂住娟,亲吻着,娟也死命抱住晨,而巩,则是加快了抽动,手指也加快了进出。
「噢……啊……啊……啊……」

「嗯……啊……啊……啊……」

姐妹俩人几乎同时到达了高潮,巩也射出了精华。喷射足足持续了五分钟!
二百毫升!巩在娟的体内射了一会儿,就抽出来,把依旧喷射的阴茎狠狠地插入晨的体内,充实外加持续的快感,让晨攀到第二个高潮。可男人的喷射还在持续,两女好像司空见惯似地,回头看巩,同时晨又拱起身子,让巩把精华从姐妹小腹中间的缝隙中,射在两人的腹上,乳房上,最后,巩又把阴茎轮流放入两人的口中,才结束了这次惊人的喷射。

巩坐在倾斜着的前车窗上,抱起两女的头,让她们一人躺在自己的一条腿上,软下来却依旧惊人巨大的阴茎,耷在两女的嘴间,让两女继续品尝。不过女人显然并不满足,清理完男人的阴茎后,就相互清理对方身上的男人的精华,脸上、乳房上、小腹上、臀上、甚至阴道中的精华,都被对方尽数吸入口中。最后干脆,晨和娟让巩站在地上,娟和晨摆出69的姿势:娟在下,晨在上,晨成熟丰满的臀部,还有娟清纯的脸,冲着巩,不停地挑逗着姐妹共有的男人。

「这两天我没陪你们,你们怎么过的啊?」巩问到,低下头,从晨的阴户中接过娟的嘴,品尝着晨的淫水和娟的唾液的味道。「嗯……嗯……」娟在晨的挑逗下呻吟着,「姐姐害羞,我说。」娟好不容易放开巩的嘴,嗲道。「嗯……你敢……」晨娇斥道。

巩显然来了兴趣,吻了一下娟,说:「你和你姐到底怎么了?说,没关系,咱们三个不就是一个人吗?」「姐,你听听,咱们的好老公要知道,呵呵」「哼,色狼,八卦。」晨说到,不过这次没有阻止,只是向上翘了翘臀。

「开始那两天,姐和我还行,每天自我解决一下就行,实在不行就从一个热水澡。可是过了几天,我俩都发现,不管用,有时甚至在大街上都会……」
「会什么呀?」

「人家还好啦,就是姐,有一次内裤都湿透了……嗯……啊……姐……我错了……」晨听见娟说自己的糗事,咬住了娟的阴蒂。

「啪……啪……」功在晨的丰臀上拍了两下,「咱们不都是一个人嘛,做过多少次了,有什么好害羞的?」「嗯……」晨呢喃着,同意了巩的说法,不过嘴又在娟的阴蒂上大力嘬了两口。

「后来,回到旅店,才发现,原来姐的裙子也湿了,幸亏是深色的裙子,要不被人看见了,还以为是尿裤子了,嘻嘻。」

「哼,你有好到哪儿去了?牛仔裤里面不到湿透了吗?」

「你要是没有丝袜接着,鞋都湿了。」

「贫嘴。」晨轻拍了拍妹妹的臀部。「不过说实话,坏老公,没有你的日子,我们姊妹只能相依为命了……」

「那你们就一直用这个?」巩指着69的姿势,问道。

「等我们发现自娱自乐没用以后,我和姐就69,然后就搂在一起睡。不过有一天晚上,我发现姐很不老实,抓住我的手就往她那里面塞,嘴里不停地喊『老公,坏蛋,哥哥,快点儿……』,原来是做春梦了,结果,人家也忍不住了,就用了……」

「那个?」

「嗯,那才是离开你的第四天。然后我和姐姐轮流用那个,把对方想象成你,然后每天晚上都得到两三点钟……老公,以后不许离开我们!」娟撒娇道。
「嗯,以后除了我回去应付外,你必须陪我,老公!」晨也破天荒地撒嗲道。
「嗯,好,老婆大人们。」巩不伦不类地回答道,「娟,你看你姐已经这样了,咱们好好安慰安慰她。」

「呜……呜……」娟没有回答,只是把头深深地埋入晨的下体,舌头进出的声音开始激烈起来。

巩又在晨的臀部上拍了数下,然后把嘴凑到眼前的臀部,伸出舌头,舔动着晨的菊门,白嫩的臀部和无毛光洁,同样白嫩的肛门,很快沾满了男人的唾液,而巩则并不满足,伸出了舌尖,挤入晨的肛门,和娟舔晨的阴户一样,不停地进进出出着。

「嗯……嗯……哦……啊……呜……呜……」晨的嗓子深处发出了诱人的叫声,下体的汁液又见充沛。巩的手不时拍打着晨的屁股,舌头或手指进出晨的菊门,捐的手也会顺着巩的节奏,进出晨的阴户,不过两人也会不时亲吻一番,或者同时挑逗晨的一个洞,不一会儿,情欲又被挑逗起来了。

「嗯……啊……啊……不……不要……停……嗯……老……老公……要了……晨晨……」晨再也忍不住了,终于开口向巩索求。

巩伸长舌头,从晨的尿道,狠狠地舔到肛门,然后也爬上车,跪在晨的身后,双手扶着臀,下体正夹在晨的下体和娟的脸之间。娟停止对晨的挑逗,双手握住男人的坚挺,套弄着,伸出粉嫩的舌尖,小心翼翼地在龟头这舔着,然后把舌头挤入包皮内,为男人清理着。

在娟娴熟的挑弄下,男人的坚挺又变长了一些。「好了,娟,别闹了,弄完该整你姐姐了。」巩终于忍不住了,对娟说道,而姐姐两字更是故意加重。果然,晨和娟一听接着两个字,两人都是一震,然后分泌也喷出的更多。巩对两人真是太了解了。

娟张开嘴,含住男人的下体,吮吸着,时而又吐出来,用舌尖从龟头舔到根部、睾丸。没多久,男人的坚挺已经被润滑了,娟握着状态,硬度,润滑度均以调整好的阴茎,对准了晨的阴道,另一只手扒开晨的阴户。

「噗……」巩感觉到了娟的引导,一挺腰,深深地进入晨的阴部,龟头撞击到子宫深处,两人间再没有一丝缝隙。

「啊……啊……啊……」晨被突如其来的刺激击穿了,灵魂的悸动让晨再也不保留什么。「老公……啊……要……动……」

啪啪……啪……啪……肉体的撞击声有规律地进行着。男人的小腹,狠狠地撞击着女人的臀部,发出了别样的声音,晨低下头,含住妹妹的阴蒂,把满腔热情都发泄在自己妹妹的那个手指尖般大小的地方,手指也配合地进出着妹妹的下体。而娟,受到了姐姐的挑逗,投桃报李般地也含住了晨的阴蒂,鼻尖顶在男人抽动着的阴茎上,两手则是紧紧地抱住了晨不堪一握的小蛮腰。姐妹俩人都把自己得到的热情,发泄到对方身上,于是三人愈来愈激烈,叫声也愈来愈淫荡勾魂,动作也愈来愈狂野。

「啊……啊……啊……好……干……干……干晨……晨晨……」

「姐……姐……嗯……每次……老……老公……在……你……你……都…
…发疯……嗯……对……对……舔我……「

姐妹的对话,淫声浪语,刺激着我,更刺激着巩。巩握住晨的乳房,把她的身子抱起来,两人一起坐在娟的脸上,淫水源源不断地飞溅到娟的脸上,娟伸出舌头,一一咽下。虽然失去了晨的逗弄,但晨和巩性器官在眼前的接触,让娟感到视觉上的刺激。

「噢……啊……哥……哥……干……干……干我……」

「啊……啊……老公……干……干死……姐……姐……」

「对……对……就……这样……啊……嗯……」

「使劲儿……干……干……她……呜……呜……让她……这……几天……那么……饥渴……」

姐妹俩的你一句我一句,让巩再也忍不住了,他抱起晨,让娟跪着,翘起屁股,巩在丘臀上拍了两下,然后把晨放下,让她趴在妹妹的背上,娟忍不住回头,和晨的嘴粘在一起,晨在上面摇摇晃晃,下面又受着巩的冲击,慌乱下握住了娟的双峰。而巩,除了不停地抽插,两只手在姐妹的臀上不停地拍着,啪啪的声音冲击着三人所剩无几的理智。

「啊……啊……高……要……到了……」晨的理智终于崩溃了,第一个攀上了绝顶的幸福。巩这次却没有射出,连慌乱都没有,只是停止抽动,抱紧晨的腰,让龟头贴住子宫尽头,享受着女人高潮时子宫收缩带来的快感。

「噢……哦……啊……」高潮后,巩没有动,只是紧紧抱着晨,让她享受着安宁。

巩慢慢抽出女人体内的坚挺,可是晨却再一次做出了惊人之举:趴在娟背上的晨,把那两条弹性惊人的腿,抱住男人的腰,在男人背后交叉,然后突然臀和腿一起收缩,猝不及防的巩又一次进入了晨,龟头再次狠狠地撞在了桃园的深处。
「啊……啊……还要嘛……」如果说刚才的暴风骤雨是两女疯狂的表现,那么这三个字,则是让男人也陷入了疯狂。短短三个字,在晨的刻意的魅惑的声音下,让巩彻底失去了理智。

啪啪……啪啪……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比刚才还要猛烈,每一次都深深地撞在女人的子宫深处。

啪啪……啪啪……啪啪……手掌在女人们的臀部上发出的声音,更加频繁,更加诱人,很快姐妹的臀部都已是通红,火辣辣的。可并没有一丝血,恰到好处,没有疼痛,却快感如潮的拍打,让两女把理智挤出脑袋。

「啊……啊……打我……干我……啊……好……好大……啊……」

「啊……啊……还……有……我……我……也……也……要……」

此时,晨和娟再没有差别,没有矜持,都是疯狂地迎合这男人,亲吻着对方,晨的手还不停地蹂躏着妹妹的乳房,娟的手则是在自己的阴部疯狂地进出着。
「喔……好哥哥……嗯……嗯……你的大宝贝好粗……嗯……小穴好涨…
…好充实……唔……唔……小穴被干得……又麻……又痒……嗯……嗯…
…「晨被插的天旋地转,早已魂逍九重天,嘴里不断发出淫声浪语,抛下那往日的矜持了。

「嗯……嗯……好哥哥……啊……啊……小穴好美……好爽啊……唔……唔……你的好粗……唔……小穴被干得……真美……好……好舒服喔……哥哥…
…嗯……唔……我不行了……嗯……快……再用力顶……嗯……啊……嗯……「

巩更加卖命地抽动着,好像马上就使世界末日,而这是最后的狂欢似的。
「噢……啊……啊……又……又……泄了……」二十分钟的的疯狂,晨又一次达到了高潮。不过这次,男人只是短暂的停留后,又一次抽动起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晨很快又达到了三次高潮。

「停……停……好哥哥……啊……晨……晨晨……受……不了……了……让……人家……歇会……儿……还……还有……娟呢……」

「嗯……哥哥……人……人家……也要……嘛……巩听姐妹俩都这么要求,才把阳具从晨的身体里拔出来,然后狠狠地插入娟泥泞的阴部。不过再看晨,虽然被男人的巨大蹂躏了一个多小时,但阴部依然是紧闭的,怪不得巩说两人的阴部永远都是紧若处子,惊人的弹性!

不过巩虽然没再和晨保持一体,但却也没就此放过晨,而是让晨继续面冲娟的背部,自己两手从晨的腿下穿过,光凭腰力生生把晨抱起,让晨的大腿夹住自己的脸,并把她们架在自己的肩膀,凑过脸,舔弄着,尿道、阴蒂、阴道内外、会阴、肛门,甚至臀部、大腿根、腿内侧也不放过,虽不及刚才充实,但温暖湿润的舌头,让晨陷入另一种美妙。而巩在亲吻晨的同时,下体也不忘在娟的阴道里疯狂地抽动着,淫声浪语有一次充斥着小小的停车间。

巩的确耐力惊人,连续一个小时的抽动,算上之前的一个小时,一共两个多小时,却依然生龙活虎,抱着晨的双臂也依然有利。反观姐妹俩,都已经迷离了,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口中的话也含混不清了。

「爱……好……唉……哦……啊……啊……嗯……干……好……啊……美……」

「噢……哦……嗯……啊……啊……姐夫……姐……夫……嗯……老公…
…哥哥……「

「好……好……妹……妹……妹夫……啊……老公……哥……哥哥……」
巩也有些忍不住了,他放下晨,让她再次趴在妹妹的背上,手又开始拍女人肥美的臀部,晨的手又一次握上自己妹妹的胸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抽插、达到四五次高潮的娟,还有晨,都仿佛要达到了最后的绝顶,巩的抽插和拍屁股的频率逐渐变大,看来三人又要一同达到高潮。

「啊……啊……到……到了……给……给……我……」娟最先颤抖,高潮了,巩被娟子宫内巨大的吸力,刺激的也达到了高潮。火热的精子像机关枪扫射一样,射在了娟的子宫深处,烫得娟灵魂出壳,又足足射了两分钟!难以置信,如此巨多!填满了娟的子宫!

可更令人吃惊的还在后面。

巩从娟的体内拔出来,失去男人支撑的娟,再也抵抗不了浑身的无力,趴在车上,费劲地仰面冲天,男人的精液已经填到阴道口,娟费力地拿起一个垫子,垫在自己的腰下,使阴户高高地暴露在空气中,保持住男人的精液。原来在娟的背上的晨,被巩抱起,巩的身体又一次进入晨,在巩的强大攻势下,本已经快高潮的晨,终于在巩疯狂地插入后两分钟,步娟的后尘了。子宫的吮吸让巩猝不及防,时隔两分钟后,精关再次大开,火热的精子笔直地打在女人的灵魂深处,巨大的快感让晨发不出半点声音。五分钟!比第二次射精还长,简直可媲美第一次!
持续的射精让晨保持在欲仙欲死的境界,大量的精子填满女人的子宫,甚至从密不透风的阴茎和阴道间硬挤出来,看来晨的子宫已经满了。

巩慢慢地拔出阴茎,同时让晨翻身、仰面冲天地躺着,让自己的精液一直填到阴道口,然后再拔出来,放到浑身无力的两女面前,被已经无力,却依旧努力套弄取悦男人的四只手握住,火热的精液被姐妹轮流吞下,直到男人停止了喷射,躺在了两女的中间,下垂的阴茎依旧被两女轮流吮吸、清理着,一时间三人无语,享受着暴风骤雨后的宁静。

「这会满足了吧?」

「嗯,老公,我爱死你了。」娟吐出阴茎,把它放入晨的嘴中,然后嗲声嗲气地说。

「晨晨呢?」

「呜……」晨一开口,才想起口中的阴茎,于是赶忙吐出来,说,「以后不想离开你,好么?不论心理,还是生理,晨晨都离不开你。」我感觉到心在滴血,挚爱的变心让我无语。

「姐夫老公,洗完再回去好不好?」娟不伦不类地说道。

「嗯,浑身黏糊糊的,好难受,妹夫老公。」晨也配合着,不伦不类地说道。
姐妹俩的声音中透露着只有极度满足后的女人才会发出的慵懒的声音,摄人心魂。

「好好好,都依你们。不过你们俩的……你们的好老公可是好不容易才填满的。」

「知道啦,这还用提醒吗?」双胞胎心有灵犀般地异口同声道。

两人相视一笑,一起向巩抛了一个媚眼,然后晨用手捂住阴部,小心翼翼地坐到娟的脸上,松开手。晨的体液和巩的精液的混合物,顷刻间泄入娟的口中,晨故意抬起屁股,让男人清楚地看到液体涌入娟的口中的情景,娟也配合着晨的挑逗,食指深深地插入了姐姐的肛门,晨又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娇吟。

巩这次却没再冲动,只是笑着看着。不一会儿,晨的积累都已经尽数注入娟的口中,于是姐妹俩调换一下角色,继续刚才的挑弄。等娟也注射完,姐妹俩都为对方清理完了,晨和娟就像猫一样,爬到巩的两侧,一人抓住巩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腰上,齐声腻道:「老公。」巩笑了笑,给了她们一人一个长吻,然后一手抱起一个,跳下车,踩了一个开关。

又一道门打开了,我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车库,机场的车库,居然有一个很大的卫生间,豪华,水汽弥漫,可奇怪的是,只有一个蹲便,没有马桶!还有一个已经放好热水得很大的浴缸。

巩抱着晨和娟,慢慢进入那个豪华的浴缸。浴缸呈长方形,宽的那一边是龙头,另一边有一个靠背,长边一边是台阶,另一边是扶手和沐浴乳之类的。巩靠在靠背上,晨和娟一人一边,趴在巩的胸膛,轻轻抚摸着巩的全身,巩的手也游走在女人们光滑的皮肤上,一时间,三人无语,只是静静地享受着肢体间摩擦带来的温馨。

过了好久,三人才从宁静中醒来,洗浴。不过他们显然不会给自己洗,娟和晨互相为对方擦拭胸、背、臀、腿、下体,巩则是在一旁看着,不时也在两女身上揉捏两下,引来一阵娇斥。等姐妹洗完了,两人就一起为她们的男人清洗,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尤其是包皮内部,更是被洗了好几遍,用指尖,舌头……好不容易洗完了,晨和娟都慵懒地趴在巩的怀里。娟亲了一下晨,又看了看巩,说:「哥哥,尿尿嘛……」巩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晨,发现晨也是一脸向往,说「你们谁先呢?」

「让娟先来吧,上次就是我。」

「可是姐啊,今天姐夫可是后干的你呀,呵呵。」

「死丫头,讨打!」晨娇斥道,双手在娟的身上瘙痒,娟也不甘示弱,还击着晨,姐妹俩就在巩的身上嬉戏着,巩则是大饱眼福手福,两具完美的身体在眼前颤抖着,两只手也在两女的胸部,臀部,胯下抚摸着,晨和娟很快又浑身酸软,重新趴在巩的身上。

「晨晨,你扶着我,娟先,行吗?」

「嗯。」

娟的背贴进巩的怀里,巩的手从娟的乳房,一直抚摸到臀部,然后到了娟的膝盖后侧,抱起女人,走到蹲便前,两手分别托住她的两条大腿,往外一分,形成了给小孩儿把尿的姿势,晨则是在正跪在巩的前面,吮吸着男人虽未坚挺,但依旧硕大的武器,等着娟一放水,就把男人的尿道口和娟的并在一起,「娟,让我看看美女撒尿的样子吧。」

虽然娟和巩早已不分你我了,但如此羞人的姿势还是让娟的小便出不来。用右臂卡住她的腿弯,空出来的右手姆、中二指分开她火热的大阴唇,中指在她阴道口上方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更狭小的体腔开口儿。

漂亮女人就是与别不同,就算是排泄器官,也不会让男人觉得不洁。巩一边舔着娟的耳根,一边用指甲轻刮着她的尿道口,「羞什么呀,多少次了,刚才是谁说要我把尿的?放松一点儿,尿出来就会舒服了。」

巩的食指又转移了进攻的目标,开始在女人阴道的浅处一进一出,「你看,你的小穴还想咬我呢,我一插,它就要吸住我。你快尿吧,你姐姐还等着呢」
「姐姐,好姐姐,帮帮我……」娟求助般地看着晨。晨又好气要好笑,但还是吐出了男人的东西,「每次都那么主动,然后那么被动,呵呵。」说完晨也笑了。她抬起头,把手指再一次插入了娟的下体,还有肛门,嘴巴很熟练地找到了尿道口,舌尖在上面挑弄着,嘴巴也嘬着。突然娟就如同高潮了一般,双手猛的向后揽住男人的脖子,胸脯挺起,小腹猛收,「啊……」的一声尖叫,一股白色的水剑从跨间狂喷而出,晨赶紧离开,把男人的尿道也对上去,让巩和娟的尿液一起喷着,嘴巴则是贴向失神地喊叫的妹妹的嘴上,深吻着。由于娟忍耐得实在太久了,射出的力量大的超出想象,本应形成抛物线的尿液竟是以直线的方式直喷过两米多,打在墙上,向四下溅开。

巩被眼前姐妹的动作惹出了火,娟刚尿完,巩就放下她,把晨像刚才抱娟那样抱起来,让娟扶起阴茎,火热的液体直直地打在晨的阴蒂,尿道口,晨也在这个刺激下,喷出了和娟一样凶猛的液体。

尿完后,巩「呵呵」一乐,亲着她们的脸颊,「舒服了吧?」

「嗯,回去洗干净吧。」娟说道。

巩抱起这对姊妹花,又进了浴缸,绵缠了一番。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