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黄蓉的烦恼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837


.
  襄阳跨连荆豫,控扼南北,自古兵家必争之地。自宋蒙盟约破裂之后,双方围绕襄阳尔虞我诈,打打停停,已
是历时多年,这襄阳守军统制吕文德是个昏庸无能之徒,能与蒙古对持至今,全赖郭靖夫妇奋力抗敌,城中百姓亦
是交口称赞。


  只是郭靖夫妇乃是一介布衣,襄阳城防均以吕文德的名衔发布,虽在襄阳城经营多年,却也只能勉强维持局面。


  是夜,襄阳城中,郭府书房,一风韵妇人秀发如瀑,简单地披在脑后,身着对襟窄袖的褙子,衣身不长,下沿
仅覆至腰间,衣襟自然敞开,没有绳带系连,内着一件兰色抹胸,只是这」上可覆乳、下可遮肚」的抹胸却没能完
全挡住丰满挺茁的乳房,而是从胸口上方露出半截鼓胀的乳肉,抹胸上沿在乳房勒出一道浅浅的凹陷,乳房中间更
是被挤压出一道紧密的缝隙,下身修长,穿着柔软的裤子,贴身的布料包裹着丰满浑圆的俏臀,甚至能隐隐勾勒出
两瓣粉臀之间的缝隙,两腿间温热饱满的微妙隆起,以及中间的那一点微陷……丰腴滚圆的美臀向后凸起,与盈盈
一握的如织细腰形成了一道美妙的弧线,几步摇曳间,媚态万方,窈窕的身姿玲珑毕现。


  这个美妇人正是留守襄阳的黄蓉,只见她身着只在内宅中使用的家居常服,在书房里来回走动,口中低声念着
丐帮弟子收集回来的情报,眉间凝结着某种解不开的愁绪,活动间胸前春光不时走漏:「安抚使吕文德阿附权相贾
似道,任人唯亲,在军中大量起用自己的族人和同乡,日渐跋扈,已是势大难制;


  蒙古军在襄阳、樊城二城四周游弋,意欲封锁汉水,商路受阻,一众粮商囤积居奇,城中粮价日涨,民心慌乱


  月前击退蒙古军,朝廷之赏未足酬功,军饷也迟迟未发,前方将士士气不振,军心不稳恐有哗变之虞……」


  黄蓉心想:「我和靖哥哥做了三十年夫妻,大半生心血都花在这襄阳城上。


  靖哥哥为人忠厚,只宜领军打仗,这交好城中官员、士绅,维持后方局面的责任仍得落在我身上。


  吕文德在军中安插亲信,襄樊沿边所在将佐列戍,都是他的亲戚私人,近些年对军队的掌控力大增,好在对城
防布置诸事仍肯听从我等,看来虽然为人胆小,却也不是糊涂之辈,暂可不必忧虑;


  商路受阻,众粮商哄抬粮价,这个却是难办,前些年蒙古大军围城,城中粮价也是如今日一般,当时提剑杀了
几个奸商,方才让城中商户开仓放粮,解了一时之困,只是蒙古退兵以后再也无粮商敢到襄阳做买卖,还是我夫妇
二人一一登门拜访,晓以大义,并承诺不会再发生威胁其人身的事情,又得了安抚使吕文德担保,方才恢复,如今
却是绝了以武力解决一途,该怎样再说服这帮只认银钱的商人放粮呢?唉,这商贾之道,到底不如江湖事快意……


  再说这军饷一事,边关的文书已接二连三地发出,可恨权相当道,奸佞盈朝,这吕文德与贾似道交好,如何讨
得军饷恐怕还得落在这狗官身上……「正细思量间,门外丫鬟月儿忽然来报:「夫人,府外安抚使来访,说是有要
事相商,现正在前厅等候。」


  黄蓉闻言轻皱眉头,道:「老爷数日前便已到前线探访敌情,城防等一应布置均已早早交代下来,还有何事需
得深夜来访,你去回吕安抚的话,如非紧急军情,便请明日再来。」


  丫鬟月儿道:「婢子回过了,只是吕安抚说将士军饷有着落了,得与夫人商量一下细节…」


  黄蓉闻言一喜,急道:「那便快请安抚到此一议!」


  「是」


  吕文德想着朝廷来使的消息,徐步走到书房,推门而进,正要拱手行礼,门内黄蓉亦快步迎上,双腿微屈,上
身稍稍前倾,道了句「万福,吕安抚」,只是身前却是悄然无声,黄蓉疑惑地抬头看去,只见吕文德保持拱手的姿
势一副呆滞模样,眼都不眨盯着她看胸前腿间来回扫视,一惊想起自己现在的内宅装扮,酥胸半露,腿间玉户形状
更是勾勒的纤毫毕现,心中不由大羞,脸颊升起片片红霞,强做镇定,提高音量道了句:「万福,吕安抚!」,吕
文德这才回过神来,咽了口水来回拱手说:「啊,万福、万福……哦,不、郭夫人多礼了。」说话间眼珠稍往下移
个角度就对着了黄蓉胸前,眼光正好从对襟口子进入到白滑细嫩的半截肉球,瞅来瞅去又拐弯到双腿之间隐约可辨
的小山谷,黄蓉不想这厮的脸皮能厚到如此程度,强忍尴尬,挺直腰身,高耸的胸脯一阵轻颤,右手轻轻拉对襟遮
住胸前春光,左手往下一摆挡住玉户,脸上勉强牵起了一丝微笑,道:「安抚远路而来,妾身也未备茶,倒是让人
见笑了,请安抚稍等,妾身这便去准备。」说完便轻摆莲腰,往门外走了出去,许是不想在这心目中胆小如鼠的狗
官面前坠了威风,初时仍是轻扭粉臀,缓步走出,只是越接近门槛步幅便越大,最后便是逃也似的急促快走,吕文
德看着黄蓉扭动幅度越来越大的丰满屁股,呼吸急促,口干舌燥,要不是虑及不是黄蓉对手,怕早已扑上去将其就
地正法了。


  直到黄蓉拐过走廊不见了身影,吕文德方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口中吧唧了一下回味不已,似是鼻间仍嗅到
她如麝如兰的香气,饶是自己亵玩美人无数,也无法形容那若有若无香氲对他是何等的诱惑。


  过得片刻,才见黄蓉一手提壶,一手拎着两个小茶碗返回。吕文德抬眼望去,只见黄蓉已是换上曲裾深衣,把
身子遮的严严密密,长发挽起,只露出半截白皙修长的脖颈,不由大是失望,色心浇灭了大半,目光微微下移,又
见虽然包裹严实,但胸口仍是被撑起一个饱满的的曲线,加上腰臀处形成的微妙弧线,长颀的身材,明明穿得很矜
持,却让人觉得处处是诱惑。


  奉茶后黄蓉也不闲谈,而是直奔主题问道:「听闻军饷一事已有了解决之法,安抚深夜前来,可是这法子需要
民妇相助?」


  「郭夫人果然聪慧」小小的拍了一记马屁,吕文德便继续说:「方才收到军驿快报,京师有贵人前来襄阳,照
脚程怕是明日便至,这军饷一事,便是落在此人身上。」


  「此人难道是朝廷特使?」


  「非也,此人尚无一官半职。」


  「那他如何作的了军饷的主?」


  「虽然不是朝廷使节,但他说的话,怕是比朝廷使节还要好用,此人正是当朝宰辅独子,贾易贾公子。贾公子
此番前来襄阳游玩,倘若能与他交好,待他在父亲面前说上两句,这军饷还不就一封文书的事,何至于像现在这般
处处掣肘。」


  「那不知妾身对此事有何助益。」


  「襄阳城兵凶战危,贾相就这幺一个儿子,万一有什幺闪失,对我等便是大大的祸事,这贾公子的护卫一事,
还得夫人多多费心。」


  「哦,这倒不是什幺难事,回头我便挑几个武功高强之辈,遣作贾公子随行护卫。」


  吕文德也无喜色,反是搓了搓手,颇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这个,一般的武林高手怕是不行,不瞒夫人,
我其实也知道襄阳城中一众豪杰对贾相多有微词,这贾公子又与一般纨绔无二,这做护卫的万一不顾大局,看不过
眼自己把贾公子给了结了,那、那可就完蛋了。所以这护卫人选首先得是知书识礼,这要不来个粗鲁的,张口不是
打架就是杀人;还要能迎合贾公子的爱好,至不济也要


  能对他的所作所为只眼开只眼闭啊…」


  「哦?」黄蓉闻言眉毛一挑,似笑非笑的望着吕文德:「那不知这位贾公子有何爱好,听你所言竟似是人人不
齿的模样?」


  「嘿,这个、还不就是一些衙内都有的恶习,好逸恶劳、好色贪财,那个,尤好……」


  「尤好什幺?」


  「那个,尤好淫人妻。」说完吕文德便把脖子缩了缩,竟是怕黄蓉发怒,殃及己身。


  抬眼看去,只见黄蓉果然给气着了,看样子还气得不轻,胸前起伏、粉脸含煞,怒笑道:「莫不成你是想让我
们帮着做那欺男霸女的勾当?」


  这一怒,更是反应过来先前吕文德话中暗示,不由气得脸色煞白,死死了剜着吕文德,直欲杀人一般,寒声问
道:「你是想让我亲自做护卫侍奉这混蛋左右??」


  吕文德吓得手足乱颤,直喊:「不、不,郭夫人你多虑了,我怎敢让你去做这等事情,让郭大侠知道了还不得
把我一掌拍死。你且冷静下来,那贾易虽然好色,想也不敢在夫人眼皮底下做那奸淫妇女的龌蹉事,那护卫人选全
凭夫人做主,只要能护得安全那便足矣、足矣……」


  黄蓉强压怒火,咬牙说:「护卫之事我自会安排,吕安抚不必费心。那城中群雄,我也会约束,不让他们找上
门去,扰了贾公子游兴。我也不是迂腐之人,只要贾公子不做的太过火,便是让我只眼开只眼闭又何妨,只是吕安
抚万勿忘了告诫贾公子,免得误人误己!」


  说完,便端茶轻啜,双目微闭,再也不看吕文德一眼。吕文德知道这是要赶人了,连忙起身告辞,逃离郭府。


  只见那吕文德出得郭府登上官桥后,脸上慌张神色立马消失无踪,啧了一声,想道那黄蓉果然不好骗,又回味
了下刚进书房时撞见的那高耸细嫩的胸脯,还有那温热饱满的玉户,暗忖这回借贾公子之力,怕是能够玩一下这个
看上去水嫩多计的小屄。不敢在夫人眼皮底下做那奸淫妇女的龌蹉事?怕贾公子最想要搞的就是你啊……想着想着
竟是不由自主的低声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