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江湖淫雄传之侠女淫劫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431

  拿住要害后,张啸天双手用力一带,叶婉霓整个娇躯,全都被他抱入怀中。
  肌肤相接,香泽微闻,张啸天本已经无法控制的情欲,更为泛滥。他松开了抓在叶婉霓左肘上的右手,一把扯住她身上的薄衣,哧的一声,撕开了她整个的衣衫。
  这一下事出意外,叶婉霓惊叫一声,急急用被松开的左手抓住衣衫,试图掩住裸露的怒耸酥胸。
  张啸天被催起的情焰欲火,早已无法控制,如何还受得住叶婉霓迷人胴体的诱惑。他扑了上去,抱住了她,滚在木榻之上。他双手齐放,叶婉霓也同时恢复了功力。一种本能的反应,使得她右掌一挥,拍了出去。这一掌击在张啸天的右肩上,打得他整个身子飞了起来,跌落在地。
  叶婉霓一挺而起,站于木榻。但她身上的衣服,已被撕裂,立时露出了一部分玉肩,和粉红色的肚兜儿。破裂的衣衫根本无法遮挡惹火的身段,粉雕玉琢般晶莹雪滑的美丽胴体几乎完全赤裸。
  张啸天缓缓由地上站起来,双目尽赤,但他的神志,却似是清醒了很多,要征服她,不能操之过急,须让她自动献身。他摇摇头深吸一口气,道:"叶姑娘,你快些出去。"他狠下心,用力咬破了嘴唇,鲜血淋漓而出,在外人看来,他似乎在强忍着一种很悲惨的折磨,忍受着无比的煎熬、痛苦。
  叶婉霓望着张啸天狼狈的神情,感慨万端,不禁黯然泪下,道:"你撕破了我的衣服,要我如何出去?"要委身于丈夫之外的男人,她心中有着无比的悲痛。
  张啸天双颊泛起了血一般的红霞,喘着气说道:"我似是被一种欲火在燃烧着,不知道他们给我服用了什么药物,已无法再忍受下去,你要多保重。"突然一个转身,作势要向石壁撞去。
  叶婉霓见他准备寻死,不虞有诈,娇喝一声,道:"慢着。"一跃而下,斜里一撞,把张啸天撞得歪向一侧。
  见叶婉霓信以为真,张啸天趁势一张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她。他喘着粗气,猛地低下头,火热的嘴唇,往她的小嘴上堵去。这下,叶婉霓又惊又羞,身如触电,要待挣扎,一个身子已被张啸天缠着。叶婉霓那对怒耸雪乳充满质感,既娇嫩圆滑,又极富弹性,两具肉体相贴,张啸天壮硕的胸膛压磨着两团软肉,香喷喷的少妇娇美肉香袭人欲醉,让他更觉血脉贲张,情欲如潮。
  他不顾叶婉霓的推拒,强行用舌撬开贝齿,探入口中,卷住她的丁香小舌,尽情吸吮逗弄。
  "唔……唔……不……不能……"叶婉霓撑持着央求道。迷乱中想用自己的香舌将张啸天的舌头顶出嘴外,却被男人深深吸住。她如触电一般,星眸微闭,全身软绵绵的,几乎站立不住。
  张啸天欲火已炽,淫舌在檀口中不断搅翻,时而两舌交缠、时而舌尖互舐,狂烈的吻着她。一会后,他深吸一口气,用颤抖的双手粗暴地扯掉叶婉霓胸前鼓胀胀的粉红色肚兜,一对雪白迷人的豪乳立即弹跳而出,两团硕大的肉球在他面前颤微微地闪动着迷人的光晕,诱人之极,令他浑身火热,目眩神摇。
  这个女人实在太惹火了,张啸天只感欲火焚身,喉结忍不住一上一下地颤动,大口大口地咽着口水,活像一头吞噬猎物前的野兽。他猛地一头扎进那高耸的酥胸地带,口中嗷嗷直叫着道:"好妹子,你真美,我受不了啦……"叶婉霓未再挣动,但伤心的泪水,却忍不住流了下来。这真是一处魔窟,一处吃人的魔窟。她暗中估量过自身的境遇,就算让张啸天死去,自己也无法逃得出去,后面的境况,自然是更为悲惨,沈雪霜的不幸遭遇如梦魇般一直在她脑子里挥之不去。
  胸前忽然传来一阵触电般的酥麻快感,叶婉霓明显感到一条湿热的舌头粗野地含住她业已外露的乳头,不断地翻逗舔吮。原来张啸天已情不自禁贴了上来,卖力地将那殷红的樱桃吞进吐出,牙齿轻咬,长舌舔逗,不断地"咝咝"吸吮,完全迷失在她这对怒挺的玉乳中。
  "好美的一对奶子啊!",张啸天一边忘情舔吮,一边忍不住赞叹道。叶婉霓的乳房呈半球形状,浑圆坚挺,硕大滑腻,富有弹性,一手罩上去根本无法满握。这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一对奶子,他平生玩弄过的女子不乏名门侠女,淫娃荡妇,却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乳房,其丰满程度和弹力远胜他肏过的任一女人。
  叶婉霓闻言脸上一热,她一直以自己有一对极品豪乳而傲,她也知道,每个男人见到她,无不惊艳于自己的绝色下,对自己垂涎三尺。尽管已存献身之念,但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侵犯,她仍感到一阵阵羞耻。


  见叶婉霓不再反抗,张啸天放开手段,他右手交替着把玩两个丰乳,不停揉搓。左手则从叶婉霓背后绕过,顺着柔背,狂热地抚上了她浑圆的臀部,入手只觉滑腻肥美,妙不可言。
  随着挑逗的加剧,肉体开始变得敏感起来。朵朵红霞,飞上叶婉霓的娇靥,使她更显美艳迷人。她闭上双眸,芳心已碎,整个人渐渐变得神思恍惚起来。
  突然,一个坚硬灼热的骇人巨物,硬梆梆地顶在自己的臀沟间,令叶婉霓刹时间心跳如鼓,她毕竟已为人妇了,当然知道男人情动时的情形,心头不由泛起一股莫名的迷乱和绮念。迷糊间,一只大手已经伸入亵裤内,探到了自己的私处。
  张啸天趁她春思动荡时已迅即脱光自己的衣衫,将她整个翻了过来,赤裸裸的身躯紧贴在她身后,那软绵绵香馥馥的臀肉,顶得他好不舒爽。
  叶婉霓身心狂震,紧夹双腿,极力挣扎着,拼命呼喊道:"你……你放开我……啊……救命……"但闻到的,只有石室内自己一荡一荡的微弱回音。
  从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往下,诱人的曲线左右延伸,使叶婉霓的臀部凸翘而起,浑圆迷人,形成浑然天成的凹凸和性感,那窈窕绝伦的诱人体态,柔滑白嫩的雪肌,令人意荡神驰,目断魂消。
  张啸天肆意玩弄着怀中温软的绝世美妇,早已血脉贲张,此刻如何还能忍得住,大手一扯,"哧……"的一声,便将叶婉霓的亵裤撕开,随手丢到地上。须臾间他以极快的速度撕碎了叶婉霓身上所有的遮羞物,也撕碎了她的心。
  "啊……不要……快快住手……"叶婉霓只觉胴体一凉,全身已无片缕,不由娇呼出声。她拼起余力,两只小手下意识紧紧护住私处。
  张啸天见叶婉霓尚作着徒劳的反抗,大吼一声,虎掌一抓、一甩,立时将叶婉霓扔到木榻上,未等她回过神来,猛扑过去,两个手掌抓住两条白嫩嫩的玉腿往外一分,一张大嘴,凑向毛茸茸的美屄。就近观看,那里粉嫩嫩的,尽管叶婉霓结婚已经五年,肉屄仍如水蜜桃般鲜艳诱人,张啸天忍不住又吸又舔起来……"啊……嗯……不要……放开我……啊……"叶婉霓哪里受得了如此调情,心乱如麻,想要抗拒,奈何全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劲。
  她平时与丈夫钟剑南亲热,两人都是仓促上马,不曾有甚前戏,何曾尝过如此风流手段,今天碰上张啸天这个花间高手,一时间被挑逗得春情勃发,云鬓散乱,面如霞烧,媚眼如丝。
  一条湿热的舌头在阴缝间刷过,刁钻地直往肉屄里搅动,叶婉霓感觉到自己身体里产生了从来没有过的,既让她心慌慌,却又有种说不出的奇异愉悦的感觉,她臊得浑身的肌肤都泛起了粉红色,石室内荡漾着一阵如兰似麝的少妇肉香。她无力地哀求道:"别,求……求你……别……放过我吧……"那甜腻的呢喃声,每吐一字,都令张啸天心弦为之震颤,下体涨得更痛,心中暗道:这个女人真真是人间极品,连发出的娇嗲都令人发狂。老子自从练成"游龙伸缩功",肏屄无数,肉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不听使唤,早早就涨痛欲爆。为了得到她,费尽心血,今朝得尝这绝色尤物,就是精尽人亡也值。
  他狂烈地吻着叶婉霓的肉屄,在他的淫虐下,肉屄逐渐变热变湿。叶婉霓的两条玉腿不断绞来绞去,无力地夹着张啸天的头,试图阻止他的肆虐,但一切都是那么徒劳无功。
  "啊……"随着舌头的深入翻搅,叶婉霓只觉一阵阵快感传遍全身,浑身燥热难耐,忍不住娇哼一声,柳眉紧蹙,娇躯如触电般颤抖不已,喘息瞬间变得急促异常,朱唇不断开合,肉屄里面一股股浪水难以抑制地喷涌而出。
  在张啸天的不断肆虐下,叶婉霓发出了阵阵令人心荡神摇的呻吟,她鼻息如兰,双颊似火,浑身瘫软,原本软绵绵的豪乳,已经发涨变硬,更显硕大。美眸之中,也荡漾着惑人的光波,似可滴出水来。她人本生得娇美动人,这会更是有着说不出的娇艳,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妩媚至极的使人奋不顾身的致命诱惑。
  成熟美妇的胴体果然迷人,此刻的她,钗横鬓乱,双颊艳如桃花,两眼迷离,羊脂白玉般的娇嫩肉体微微颤动,淫态诱人,张啸天再也难以忍住,他紧紧将叶婉霓压在下面,双腿分开她拼命紧夹的玉腿,伸手握住自己怒挺的肉棒,贴上她丰隆的三角地带,戳在洞口边蓄势待发。


  粗大坚硬的肉棒紧紧顶着湿热的肉穴,叶婉霓浑身一震,这时候她欲抗无力,实则不只不能抗之,而且,竟不想抗之,内心充满了火热的期待……知道即将失贞,她闭上了双眸,已彻底丧失了反抗的意识,泪水顺着脸颊淌落而下,心中绝望叫道:"剑南,对不起,原谅我吧!我已不再是你贞洁的妻子!……"张啸天的肉屌已挤进了叶婉霓的屄穴,但由于龟头过于粗大,挤进一截后就被里面一层层的软肉阻碍着,一时无法顺利一插到底。"嘿嘿,心肝宝贝儿,老子乐晕头了,忘了你的美屄是名器中的‘重峦叠翠’。"张啸天心中恍然,喜不自胜,"你的‘重峦叠翠’,只有老子的金刚宝杵,才能深入暴肏。 待我以‘游龙伸缩功’好好干你,让你尝尝销魂蚀骨的极乐滋味。"他深吸一口气,运功将下面的巨屌慢慢收缩。片刻之间,只见原本膨胀的巨屌竟渐渐变细,但长度却不断延伸,足足比原来长了好几寸。叶婉霓被压在下面,只感到自己湿热的肉屄里起初被一个粗大异常的龟头撑得涨鼓鼓的,这时却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不知不觉中缩小了不少。
  这种情况她从不曾遇过,莫非张啸天心有余而力不足?她微微睁开美眸,映入眼帘的,是自已的隐私之处,正被一条细长的肉棒紧紧顶着。这场景淫荡至极,一阵躁热涌上了叶婉霓的脸,羞得她无地自容。她心里不断呼唤着丈夫的名字,再次闭上了双眸,滴滴珠泪忍不住从眼角边滑落。
  张啸天吸气行功一会后,屁股向下一挺,"哧"的一声,在淫水的滋润下,细长坚硬的肉棒顺着湿热的肉穴狠狠地插入,冲破层层嫩肉,顺利一插到底。
  "啊……"这突然一击,令叶婉霓猝不及防,一截炽热的铁棒已经迅猛地冲填进她的虚空里,还未等她回过神来,"涨!"张啸天咬牙暴喝一声,丹田气劲下沉,尽根没入阴道的肉棒陡然暴涨数倍,一下子就将肉屄撑得鼓涨涨起来。
  起初叶婉霓只感到一根细长火热的肉棒刺进自己湿热的小屄,深入到丈夫从不曾到达的肉穴深处,当龟头穿过已经湿润的黏膜阴道,进入肉体时,全身随即流过甘美的快感,顶得里面嫩肉好不舒服。不料肉屌深入后突然暴涨开来,挤擦到每一处嫩肉,把阴屄往两边撑得不断膨胀似要炸开,更要命的是,龟头在里面竟能自如摆动,不断搅翻击打,丝丝涨痛感,混杂着难以形容的充实和酸痒感,令她难以抑制地发出了声声高亢的娇喘哀吟,一双玉腿无力地盘在张啸天的屁股后,肤光胜雪的胴体忍不住激烈地颤抖起来。
  结婚五年来,叶婉霓从未尝过高潮为何物。今天,她只感到自己的肉屄深处,传出了一阵阵异常酥麻而曼妙的酣畅,那份令她全身神经都兴奋起来的绝顶快感,迅猛地升腾为一种诡异莫名的飞升感,在她根本就来不及辨识和品味的状况下,让她骨酥心荡、飘飘欲仙,完全陷入了空白与虚无的境界里……一股股乳白色阴精,在她歇斯底里的哀婉呻吟中,难以抑制地一次又一次激喷而出,击打着塞满屄穴的巨屌,并从被撑得密密实实的缝隙里不断渗出,顺着股沟流淌染湿了雪白的床单。她那略带哭声的娇吟,令人不知她到底是快乐还是痛苦。而那不断筛抖的乳波臀浪,同样也令人不清楚她到底是要逃避还是享受。
  良久良久,叶婉霓痉挛颤动的肥美阴屄以及盘在张啸天臀后不停蹭蹬的玉腿,才缓缓地平息下来,略微扭曲的俏脸重新恢复迷死人的妩媚,脸颊上两行因失贞绝望混杂着肉体无比快乐逗引得流下来的泪水沿着绝美的面庞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