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采花大盗历险记第叁十五回 美皇后伶牙诳群姬,俏珍珍俐齿谀山妖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829

  浪淘沙。无题
  洞内水濡濡,沾发湿肤。
  险情愁煞美皇姑。
  白玉之身遭玷污,尊贵皆无。
  妇人善投毒,乳虎无辜。
  山妖贪吃捧酒觚。
  好一番开怀畅饮,忽变童仆。
  众美女原本将希望寄托在所谓的平安侯身上,在阿二的花言巧之下,大家对其百依百顺,投其所好,无限地满足淫贼,谁知,平安侯却被同夥出卖了,连自身都不保了,眼瞅着就要成为大白猿的盘中美餐了。看见大白猿拎着淫贼气咻咻地飘出妖洞,众美女都忐忑不安起来,感到杀身的大祸也将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众美女面面相榷,不需要任何言语来表达,大家的心里都很清楚,背着山妖与淫贼乱搞会是何种下场!待大白猿收拾完淫贼,美女们也没有好果子吃,要麽投进深渊,要麽撕成碎片。
  "皇后驾到,贱婢这厢有礼了,"沉默之中,有玲珑乖巧的美女首先跪倒在皇后的面前,虽然是山高皇帝远,并且都是女流之辈,共同落难於妖洞之内,最终的结局都是一样,可是,在某些美女的眼中,皇后的身上总是带有一种莫名的威严,令其不能不慑服,同时,从这威严之中,似乎看见了逃生的希望:"皇后吉人天相,天朝的江山广阔无边,皇恩浩荡,威震四海,一介山妖,何足挂齿,皇后只需略施小计,无需动武,便能降服这化外之民,从而化险为夷。吾皇乃天降仙子,遇难必会得到上天的保护,救皇后以及我等出妖洞!"哗啦,听见这番令人肉麻的、不着边际的奉承话,其他的美人也彷佛看见了救星似的,哗啦啦地跪倒在皇后的脚下,咚咚地磕起响头来。
  "哼哼,"望着众美人捣蒜般地往岩石上磕碰着额头,珍珍投以鄙夷之色,心中暗暗嘀咕道:就她,皇后,自己还不知如何是好呢,怎能救得了你等啊?唉,这真是:
  "患病乱投医,有事瞎求人。
  昨天献身忙,今天磕头频。
  早晨烧罢香,晚上又拜神。
  只要能偷生,不怕费口唇。"
  "诸姬请起,"在皇后的内心深处,根本就看不起这些美人,她们不仅被山妖弄脏了身子,又心甘情愿地遭了淫贼的手脚,真是奇贱无比,如果我是那山妖,统统都把你们抛进深渊去,死无葬身之所。不过,眼前的场景令皇后颇受感动,在美女们的奉承声中,皇后认为自己的尊严又附身了,然而,皇后却再也不敢大摆昔日的威风了,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在这贞洁不保的紧急关头,什麽天朝神威;什麽皇恩浩荡;什麽上苍保佑,不行了,统统都不管用了,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美人撞淫鬼,想逃不可能!皇后心里比谁都清楚,待大白猿收拾了淫贼,返回洞来,自己这至尊之身,若想躲过山妖的污辱,看来是不可能的,美皇后甚至彻底绝望了,准备听天由命了。现在,看见众美女纷纷匍匐在自己的脚下,又听见众美女这番即是鼓励,又是奉承的话语,皇后精神大振之馀,又心生妙计,决定向众美人施以小恩小惠,让大家代她受污。於是,皇后再次昂起高傲的面庞,清了清因焦虑过度而乾涸的咽喉,依然习惯性地打着皇腔,不假思索地开起了空头支票。皇后郑重其事地言称,由於前一时期的变故,宫内空虚,正准备广纳美女,以充後宫;同时,还要立妃子;选美人;封贵妇,等等,等等,直听得众美女心里直痒痒,谁不想进宫伺侯天子啊,不仅吃香喝辣,还可荣耀乡里,父母兄弟都跟着沾光。
  看见众美女都动了心,皇后心中暗暗发笑: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都是什麽身份,都是什麽素质,浑身脏兮兮的,也好意思进宫伺候天子,你们有那资格麽?而表面上,皇后丝毫也没表现出来:"那山妖回洞後,如果谁能挺身而出,以自己的身体,誓死扞卫天朝的尊严,天子必有重赏!""我愿意,我愿意,"众美女都明白皇后话里的含义,争先恐後地嚷嚷道:"我们都愿意代皇后受污!""谢谢大家,"看见大家群情激昂,皇后深受感动:"如果天朝的尊严得到了扞卫,你们都会得到天子的册封,愿意留在宫中的,都封为贵妇人,你们的父母、兄弟,都会得到相应的奉禄,想回归故里的,天子封给你们庄园、田宅,一世也享用不尽。"众美女异口同声,大呼谢恩,连小命都要保不住了,心里还惦记着毫无实际意义的封号;还梦想着贵妇人的生活呐!皇后心里则自有主张:想进宫,这好办,让你高兴几日,享两天清福,然後,就会一个接一个地、莫名其妙地、无缘无故地意外死亡了!


  "可是,你们却忘了,"从美人堆突然冒出一句话来,听得皇后心里凉了大半截:"那山妖正值壮年,精力异常充沛,床上的阳功更是常人所能比的,每晚饱餐之後,就寝之前,都要将洞内的美女全部过一遍筛子,一个也不肯漏过。并且从不知疲倦,多少年来都是如此,大家也不是不知道,到时候,恐怕大家有心保护皇后不受污辱,却无力抵挡山妖那泰山之躯吧!""所以啊,皇后的想法决非良策,更谈不上权宜之计,"老与事故的马四娘插言道:"最好的办法,就是结果山妖的性命!""说的容易,谁能杀得了它啊!"众美人无不摇头以叹:"唉,那山妖的武功,皇后又不是没有领教过,皇后都被它虏进洞来,就我等弱小女子,有什麽本事治服山妖啊!""可是,总得想想法子啊,"皇后近乎以乞求的口吻道:"总不能坐以待奸啊!想一想,大家好好地想一想,"皇后继续大肆口头封赏,鼓励大家心合一处,集思广益,多献妙计,尽快找出治服山妖的办法来。
  於是,众美女叽叽喳喳地嚷嚷着杀死山妖的办法,只有六女沉默不语,毕竟,山妖是她的生身之父啊,并且,对中原的生活,六女丝毫也不感兴趣,六女所关心的,是本部族的现状与未来。六女的表情当然逃不过皇后的眼睛,皇后机灵的很啊,为了争取六女的支持,起码不是反对,皇后也有权宜之计,美皇后代表天子,她完全有这项权力,郑重允诺:如果六女能说服山妖,保护皇后的贞洁,事後,天朝将给鸟人部族以更多的自由,招回流官,恢复土司制度。六女欣然应允,为了本部族的前途,不再保持中立,决定倾力帮助皇后,说服山妖,放过皇后,如果山妖不肯,就大义灭亲,杀死自己的妖怪父亲!
  大家的意见终於得到了统一,皇后立刻抓紧时间,与众美女召开了紧急会议,进行了短暂的交流,就治服山妖,逃出魔窟的方式,自抒已见。对於杀人行凶,谋财害命,女人们并没有什麽太高超的招法,一个个弱不禁风,且手无缚鸡之力,何言持刀?哪来的力量动粗?哪有胆量打斗啊?讨论来讨论去,最终,妇人所见皆同:投毒!
  "好法子,"此计正中皇后下怀,皇后乐得一拍大腿:"本皇后与大家想到一起去了,我虽有武艺在身,怎奈洞内过於狭窄,一旦动起武来,恐怕会伤了大家。待那山妖杀死了淫贼,回到洞内,大家假意向大白猿表示祝贺,并举荐出厨艺不错的美女,每人烧一道拿手好菜,在烧制的过程中,将毒药投放在菜肴里,烧好之後,做为贺礼,送给山妖,哼哼!""不会如此简单吧!"在洞内生活时间最久,经历最丰富的美女说出一番话来,又令皇后大扫其兴:"你们都太年轻了,想得太简单了,那山妖不仅武艺高超,力大无穷,生命力更是异常的顽强,有时顽强的都令人无法想像,"老美女继续道:"过去,我刚被抓进洞来时,也与你们想的一样,为了逃出妖洞,操起了妇人的专利,干起了投毒的勾当,可是,让我费解的是,那山妖似乎并不在意这个,它舔了一口,明明知道菜里有毒,依然照吃不误,吃罢带毒的菜肴,居然没有任何不适的发应,毒药对它好像没有任何作用。""那是剂量不够吧,"四娘提出了疑问,妇人道:"我也想到了,於是,我就不停地加量,可还是毒不倒它,最严重的一次,山妖仅仅是呕吐了半晌,毒药依然没有要了它的妖命!""哼哼,不是笑话你们,"听了大家的议论,珍珍慢条斯词地插言道:"你们配制的毒药啊,都是小儿科,以那山妖的能量和体重,普通的毒药对它当然不起作用了,"接着,珍珍一脸神秘地言称,在投毒致人於死命方面,她不仅有实际经验,还有祖传秘方:"怎麽,你们不信?哼,"见众人表示怀疑,珍珍小嘴一撇,顺口吟诵起来:
  "送人赴黄泉,我妈有秘方。
  谁是大商贾,扶你上淫床。
  秽语来狎怩,片刻挺起枪。
  大爷且请慢,新炊绕屋梁。
  亲手巧配制,偷偷酒中藏。
  甜言加蜜语,劝客频举觞。
  咕噜咽进肚,嗷喽毒断肠。"
  "呵呵,"众人笑出了声:"这见不得人的害人玩意,说起来还一套一套的呐,请问,你妈如此图财害命,就不怕官府追究麽?""哼哼,"珍珍继续吹嘘道:"说起投毒害命,我的妈妈的确很有一套哟,每当看见特别有钱的客人来,她便心生杀机,将毒饵投入菜肴中,客人在进食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就死去了,就连官府都查不死因来!这麽多年来,妈妈就是这样过来的,没有一次失手,没有一次翻车!怎麽,还不服麽?""既然是这样,"皇后瞅了瞅珍珍,如果是在平时,早就喝令左右,将其捉回皇宫,拷打试问了,今天,在这非常时期,这害人的秘方,可以名正言顺地派上用场了。皇后确信珍珍没有说谎,便将成功的希望,全都寄托在珍珍的身上:"她们不信,我相信你,此次行动,就由你全权负责实施吧!成功之後,我定重重的封赏於你,我封你为,为,一品诰命夫人,……""唉,算了,算了,"高官厚禄非但没有让珍珍兴奋起来,大呼谢恩,却突然伤感了,珍珍谢绝了皇后的封赏:"夫君的性命,尚握在山妖的魔掌之中,此时此刻,恐早已为大白猿所害。唉,所谓的夫贵妻荣,而今夫君已死,再高的名份,再厚的奉禄,对於一个寡妇而言,也是毫无意义的,唉,算了,皇后,我不要任何封赏,权当为天朝做奉献吧,……""哦,"皇后好生纳闷:一个淫贼,一个无赖,何以让你如此牵挂?难道,你还嫌他不丢人,不现眼麽?哦,不妥,我又错了,所谓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是也;并且,她的身份更下贱,彼此相配,也许是天意作合啊?想到此,皇后小眼珠一眨巴:"你莫要悲伤,平安侯这是为国捐躯了,死後必有说法,我将说服天子,赐平安侯一个合适的谥号,同时,予以厚葬,树碑立传,以表彰他生前的‘丰功伟绩’!""谢皇后之恩!只是,"珍珍转忧为喜,代平安侯向皇后谢过恩,不禁又皱起了秀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虽有秘方在心,却没有草药配制,皇后,这可怎麽办啊?""我有,"看见众人又是要献身,又是要投毒,六女想到,为了本部族的前途,自己多少也得表现出点积极性啊,世界上岂有无功受禄之理,於是,她拿出平时采集的草药,悉数送给珍珍,皇后见状,频频点头,以无言的微笑,肯定了六女对天朝的贡献。


  珍珍接过草药,正欲与皇后商讨有关投毒的细节问题,忽听洞口风声骤起,只见大白猿两手空空,拖着被虎爪多处抓伤的肥身躯,灰溜溜地退回妖洞来,众人困惑不解:平安侯呢?死了!可是怎麽不见首啊?山妖不是言称用平安侯招待皇后麽,怎麽,自己先吃了?大白猿的伤是怎麽弄的,平安侯给挠的?
  "唉,他妈的,气煞我也!"大白猿似乎看出了大家的心思,它先冲六女诉苦般地嘀咕道:"唉,闺女啊,都是你出得好主意,非得让老爸与那混蛋进行什麽决斗,当时,我也没做多想,揪着那出得洞来,出於礼节,我让他先动手,怎麽样,你老爸虽是粗人,却也讲礼仪啊!那混小子嗖地射了我一箭,闺女啊,不必担心,你老爸毫发无损。接下来,不好意思,该本大王出招了,不料想,老爸我尚未动手,不知从哪窜出一只母老虎来。鬼知道它是哪个山头冒出来的,我不认识它,更没招它,也没惹它,它却张牙舞爪地冲我扑来,那架式,彷佛我欠它许多金银财宝似的,嗷嗷地就要跟我拚命。这家伙实在是太厉害了,我稍一疏忽,就被它抓伤多处,瞅,"大白猿非常委屈地指着身上的抓痕:"如果不是老爸跑得快,这身修炼多年才得来的外套,早被老虎撕烂喽!唉,"最後,大白猿又冲众美女咧了咧嘴,满脸失望地嘟哝道:"我怎麽也没想到,那母老虎是如此的了得,更不知道它哪来的无名之火,也许是自己的山头被别的老虎给占领了;也许是公老虎不要它了,带着新的相好私奔了!反正我是被它给震慑住了,结果,怯手了,不过,"大白猿却也坦诚:"打了败仗,也用不着怨天尤人,问题还是出在自己的身上,要作自我检讨,总结教训,振作精神,重新再战。我承认,本大王的确无能,功夫尚未练到家,不仅没有打败那母老虎,还弄丢了咱们的晚餐,唉,实在对不起大家了,晚饭,咱们吃点什麽啊?"决斗的结局竟然是这样的,这是美女们始料未及的,更是出乎皇后的预料,看见大白猿空手而归,皇后暗暗高兴:丢了最好,晚餐时,自己正犯愁如何下淫贼的臭肉呢,这母老虎也算为民除了一害。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为淫贼料理後事,既然被老虎给吃了,就给他挖个衣冠冢,石碑上铭刻着:平安侯生前救驾有功,死後又将体无私地奉送给了饥饿的母老虎,为保护生态做出了贡献,云云,然後,再赏给他一个合适的谥号!什麽谥号才算合适呢?亘古未有,空前绝後之大大大淫贼师爷!
  皇后正考虑如何为阿二追封谥号,望着大白猿愁眉苦脸,憨态可掬的样子,众美女感觉山妖并没有追究大家红杏出洞的的意思,於是,对山妖的恐惧感减缓了许多,山洞里的气氛,顿然和缓起来,连皇后也觉得,这妖怪蛮有趣的,虽然作恶多端,还是挺有人情味的。
  与昔日的山妖相比,今天的大白猿的确收敛了许多,脾气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皇后毕竟不是普通女子,也非豪门望族、大家闺秀能比得上,皇后既然如此的不简单,就万万不能像对待普通女子那样来普通地对待,大白猿非常清楚这一点,尽可能地摆出一副绅士风度,显露出一点可怜的儒雅气质,虽然做得还远远不够,但大白猿已经尽力而为了,只见山妖拱手向皇后作揖道:"皇后大驾光临,我却没有好酒好菜来招待,"说到此,大白猿又摊开大手掌,由於本性使然,一对玲铛般的圆眼睛不怀好意地瞟视着年轻、漂亮的皇后,毛绒绒的脸上显现出一副焦渴万状、无法按奈的淫相,同时,色迷迷地说道:"皇室贵客光顾寒洞,我却不能大尽地主之宜,惭愧啊,惭愧!"大白猿边说边往皇后身前靠近,两眼宽大的鼻孔呼哧呼哧地深吸着,贪婪地嗅闻着皇后身上迷人的体香:哇,好香的皇后哇,急煞本大王也;馋煞本大王也,本大王真恨不能一把搂在怀中,好生亲热一番。嗅着嗅着,想着想着,大白猿的胯间不由自主地肿胀起来,那根壮硕无比的大阳具摇摇当当地昂起头来,羞得皇後急忙转过脸去。
  "不必客气,"皇后机敏地缩进美人堆里,有意避开大白猿火辣辣的目光以及令人赅绝的大阳具。众美人紧紧地挤在一起,果然用自己的身体兑现了向皇后的承诺,大白猿不耐烦地拨开众美女:"滚,滚一边去,闪开,今天,本大王对你们没有兴致,碍手碍脚的东西,哼,"见欲火中烧的山妖行将发野,众美女吓得哗地闪向一旁,还是保命要紧,什麽贵妇人,统统见鬼去吧!六女见状,认为自己出面的时刻来到了,她迈步上前:"阿爸,如果你不想招惹朝廷,为自己平添麻烦,那就请好自为之,放了皇后,大家从此都相安无事!"六女表情复杂地望着山妖:人家正研究如何下毒致你於死命,你却浑然不知,死到临头还想着行欢作爱呐!快点放了皇后吧,或许还能活命!


  "呵呵,朝廷?什麽鸟朝廷,我怕朝廷作甚?"大白猿对女儿保持着相当的礼貌:"闺女啊,老爸从来没把什麽朝廷放在眼里,朝廷算个鸟哇,也就是用来吓唬小孩子的,你瞅朝廷那个破宫殿吧,几十万人楞修了几十年,看似高大雄伟,老爸只需轻轻跺跺脚,宫殿立刻就房倒屋塌了,不信,老爸给你试试!哼哼,""别,别,"六女急忙制止,皇后真的急了:好个山妖,你太也狂妄了,丝毫没把天朝放在眼里,一气之下,皇后忘记了恐惧和羞涩,迎着山妖的大阳具,呼地冲出美人堆:"大王虽然看似粗俗,刚才开口的几句话,听来却也是知书达礼之人,又为何口出狂言,无端贬损我天朝,本来,我准备予以还礼的,向你表示应有的敬意,可是你,哼!""呵呵,"听了皇后语调复杂,言含深意的话语,大白猿立刻收起轻薄,显露出受宠若惊的样子,嘴角上挂着长长的涎液:"呵呵,对不起,方我是说着玩的,皇后请别介意,"大白猿再次向皇后作过揖,然後,一脸骄傲地说道:"不瞒皇后,本大王受过良好的启蒙教育,自幼习学《四书》、《五经》,不仅熟记於心,且能倒背如流。只是托生於兽类,面貌凶煞无比,不过,"大白猿手捧着肥甸甸的大肚子:"皇后你看,这里可是装满了墨水哦,呵呵!"大白猿越说越兴奋,越兴奋越往皇后的面前凑拢,说得激动之时,居然吟诵起不俗的诗词来。皇后一边继续躲避着,一边暗叹:此妖果然不凡,大肚皮里的确有些墨水!
  听说老公被母老虎叼了去,珍珍非但没有悲伤,反倒放心了:妈妈没说错,从天相上看,我老公一贯的逢凶化吉,我看此番而去,不但没有任何危险,弄不准,还会有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呐!
  "你,要干麽?"即使是六女相劝,也是与事无补,大白猿泰山般的身躯已经将皇后逼到了洞壁上:"我漂亮的皇后哇,本大王绝对不是瞎吹,世界上最雄伟的宫殿你没有见过,所以啊,你我应该结亲,只要你答应我,我保证,驾着云朵,带你去天堂旅游,参观世界上最豪华、最雄伟、人力永远也造不出来的宫殿,皇后哇,别躲我啊,我说的都是实话哦,呵呵,""珍珍,"万般无奈之下,皇后只好打出最後一张牌了:"珍珍,快来啊!"珍珍正思念着淫贼老公,已经无处可退的皇后使出平生的气力,呼地推向大白猿,毫无准备的山妖打了一个踉跄,身子向後退去,听见皇后的喊声,珍珍急忙扭转过身,看见山妖欲对皇后非礼,为了皇后的贞洁;为了皇室的名誉,一个娼女出身的贱妇,终於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体,扞卫天朝的尊严。珍珍迎着大白猿而去,毫无惧色,大大方方地横在了大白猿和皇后中间,大白猿很是不悦,冷冷地瞪了珍珍一眼:"我正与皇后商量晚餐的事情,你是何人,为何挡在中间,请让开,……""我,什麽也不是,平民百姓一个,"珍珍并没有让开,而是不卑不亢地说道:"大王自言是知书达礼之人,却尽干一些卑贱、下作之事。""什麽,你说什麽,"珍珍一番话,言词不多,却把大白猿气得火冒叁丈,它哇的一声大叫,冲着珍珍就要发粗,珍珍面不改色:"既然口说是知书达礼之人,想吃晚饭,也有许多礼仪,山妖,竖起你的大毛耳朵,且请听清喽!"於是,珍珍和声细雨地吟诵起来:
  世之愚人,醉饱腥。
  万钱下箸,五斗解酲。
  盘有肴核,馔有膻荤。
  翠釜紫驼,玉盘素鳞。
  解鼋蹯,烹龙炮玉。
  味薄齑盐,食厌粱肉。
  亦有圣贤,为礼薄厚。
  仲尼肉,穆生醴酒。
  亦有君子,嗜味之清。
  庾郎之韭,张翰之。
  饮食之末,祸福之机。
  宋羹之偏,华元覆师。
  鱼酒之薄,邯郸受围。
  是故君子,必谨其微。
  "山妖,"珍珍一脸不屑地瞪着大白猿:"你听懂了麽?你会吃饭麽?""哇,"珍珍顺嘴引出的古训,听得大白猿哑口无言,更是无以应对:"好厉害的女子啊,本大王服了你,我自诩饱读诗书,却不知此训出自何书,望才女不吝告之?""很简单啊,"珍珍讥讽道:"大王连《四书》、《五经》都倒如流了,这与《叁字经》、《百家姓》同档次,小儿郎的启蒙读物《名物蒙求》,尚且不知?""服了,服了,"大白猿彻底折服了,在珍珍面前变得规规矩矩,老老实实了。看见珍珍给山妖来了一个下马威,皇后精神大振,为了避免再次激怒山妖,皇后急忙出来打圆场:"是呀,方那首诗里,有关饮食方面的事情,说得最清楚,最有哲理,最明白不过了,所以啊,咱们晚餐吃些什麽不好呢,为什麽非要吃人肉呐,多恶心人啊,还没吃呐就想吐了,""是呀,大王,"珍珍不仅玲牙俐齿,更善解人意,她立刻明白了皇后的意思,於是,收回咄咄逼人之势,又以特有的伎俩,奉承山妖道:"那淫贼丢了更好,破财免灾,大王平安回得洞来,我等万分高兴,我没有什麽礼物送给大王,愿意奉上一道小菜,给大王洗去战尘!""呵呵,"在珍珍的媚眼挑逗之下,大白猿又忘乎所以起来,满脸的尬尴之色顿然消散:"谢谢,谢谢,难得美姬能有此意,本大王万分感谢!""大王请稍等片刻,"珍珍冲大白猿献媚的一笑,看得大白猿想入非非:好一个能说会道、善解人意,多才而又多情的美女啊,她甚至比皇后还有趣,还有味道,本大王突然对她产生了兴趣,嗯,待我酒足饭饱之後,第一个便要上她,然後再慢慢研究皇后,呵呵!就这样定了!


  "可怜的虎崽啊,"珍珍抱起虎崽,低声道:"为了皇后的安危,请你做出牺牲吧,待我们逃出妖洞,皇后定会封赏於你,为你修庙,为你树立金身,金像!
  小家伙,对不起了!"
  珍珍牙关一咬,毅然杀死了无辜的虎崽,众美女一齐过来帮忙,七手八脚地剥去虎皮,草草地薰煮一番,珍珍便将已经兑好的剧毒药粉,均匀地涂抹在乳虎的身上,放在盛盘内,毕恭毕敬地端到大白猿的面前。山妖大喜,没有打败母老虎,此刻,看见母老虎的儿子成为了盘中餐,大白猿失落的心理得到些许的慰籍:"哈哈,母老虎,你做梦也不会想到吧,我把你儿子吃了,以补养被给抓伤的外套!"大白猿怎麽也不会想到,它弄伤了外套,母老虎则弄丢了外套,此时此刻,正赤身裸体地满世界现丑呐,哪里还顾得上所谓的儿子啊,并且,这虎崽,原是无头的恶鬼与畜牲的结合物,其脏无比,山妖吞食了抹有剧毒的薰乳虎,不知会有什麽样的剧烈发应!
  "大王,"看见大白猿非常得意地扯下一只虎腿,清溪小姑走上前来,将一罐烈酒置於山妖的面前:"大王,请以美酒助兴吧!""谢谢!呵呵,"山妖接过酒罐,大嘴一咧,将整条虎腿投进口腔,连骨头都不吐,卡哧卡哧地切咬起来,然後,又举起酒罐子,咕噜咕噜地痛饮起来:"好香的薰乳虎啊,好醇厚的米酒啊!"虎腿连同骨头很快便吞进大白猿的腹内,它吧嗒几下厚嘴唇,美女们热切地盯视着山妖,发现大白猿并没有不适的反应,反而又扯下另一条虎腿,塞进大嘴巴里,津津有味地切咬起来:"好吃,好吃,香喷喷,还有一种麻酥酥,辣滋滋的味道,很好,很好啊!""大王,"珍珍假意提醒山妖道:"饮食之末,祸福之机。是故君子,必谨其微。在饮食方面,大王可要多加检点,不可为了口腹之欲,坏了大事!""无所谓,呵呵,"山妖指着自己的肚皮:"放心吧,本大王不仅力大无穷,武艺高超,还有一个能消化万物的,分解任何毒素的,钢铁般的胃袋,无论什麽东西,无论是金子、银子,到了本大王的肚子里,都会彻底溶化掉,看,卡卡,"说着,为了显示自己不同寻常的胃袋,大白猿索性将盛放乳虎的盘子咬碎,卡卡地吞进肚子里,旋即,山妖又捧起酒罐,咕噜噜地狂饮起来,酒水浇在破碎的瓷片上,哗啦,叮当作响。
  咕噜噜、咕噜噜,乳虎细嫩嫩的、香酥酥的味道令大白猿回味无穷,它一边咂咂称赞着,一边再次举起酒罐,咕噜噜地狂饮起来,但见山妖喉管有节奏地起伏着,毛茸茸的大肚皮缓缓,像汽球似地膨胀起来:"哟啊,"突然,山妖发出一阵异样的呻吟声,旋即,它放下酒罐,双目发直,泛着绿森森的凶光,沉重的身躯剧烈地抽搐起来,两只扇面般的大手掌反覆揉搓着大肚皮:"哟啊,哟啊,怎麽回事,好痛啊!你,"大白猿紫青色的面庞浮现出杀机腾腾的凶相,它似乎察觉出什麽,欲站起身来,扑向始终站在自己面前的珍珍:"小骚,小贱货,你,你在虎肉里撒了什麽特效的毒药,本大王,从来没有见识过,快,给我,给我解药,"说话间,大白猿趔趔趄趄地站起身来,吃力地挪动一下大脚掌:"好狠心的小骚啊,居然敢谋害本大王,大逆不道,乱了纲常,老子要掐死你,撕烂你!""快跑哇,"看见大白猿恶狠狠地扑向珍珍,众美女嗡的一声,顿作鸟兽散,只有皇后沉着冷静,手执仅存的一只佩剑,横在山妖与珍珍中间:"闪开,珍珍,快闪开,看我如何治服於它!""哼,就你,"山妖一脸的不屑,抬起大脚掌,欲扑向皇后:"别以为你是皇后,就了不起了,本大王逮住你,就犹如逮住一只小鸡,本大王手指一按,辗死你,就好像辗死一只臭虫,一只苍蝇,这就麽简单,皇后,你,你,"山妖的额头渗出滚滚的热汗,假惺惺地说道:"本大王得知你果真是皇后,非常尊重你,对你没有任何的轻薄之举,本想好生招待一番,酒足饭饱之後,亲自送皇后回宫,可是你,皇后,却出计要害死本大王,我,我,啊,"话没说完,山妖的身躯剧烈地摇憾起来,大家还没搞清楚是怎麽回事,山妖将会做出何种举动,只听扑通一声,大白猿泰山般的身躯笨重地倾倒下来,沉沉地砸在坚硬而又光滑的岩石上,幽暗的洞内产生了微微的动感,彷佛发生了轻度的地震。


  "它摔倒了,"有人窃喜:"山妖这次果然中毒了,它好像再也爬不起来了!"众人继续向後退缩着,山妖在岩石上吭哧吭哧地折腾着,听了山妖颇有悔意的话,皇后怎能信相它,可是,看见山妖落到如此境地,皇后却有些可怜它了,不过,还是保持着足够的警惕性,手执佩剑,与瘫倒在地的山妖保持着应有距离。
  "皇后,众姐妹,"看见山妖被毒翻在地,死亡就在瞬间,珍珍渗着汗珠的面庞泛着胜利者的喜悦之色,向皇后,向众美女炫耀道:"怎麽样,我家的祖传秘方很厉害吧,特别有效吧!""哇,哇,哇,"
  折腾了半晌,山妖始终也无法站立起来,情急之下,它居然发出孩子般的哭泣声:"哇,你们这是干麽啊,看人家摔倒了,不但不拉人一把,还围着人家看笑话,哇,""嘻嘻,"众人哗地大笑起来,还是珍珍的胆量大,认为中了剧毒的山妖已经没有什麽可怕的了,她蹑手蹑脚地走到山妖的身旁:"大王别哭,我来帮你,来,站起来!""哇,这石头太湿了,太滑了,我站不起来啊!哇,哇,哇,"哦,怎麽回事,山妖粗咧咧,沙哑哑的嗓音突然变成了稚嫩的童声,黑暗之中,珍珍低头仔细一看,差点没跳起来:"啊,我的天啊,大妖怪怎麽变成小男孩了?"春风得意酒作伴,酣畅淋漓再行乐。
  琼浆爽口赛淫液,岂知豪饮铸大错。
  满地打滚痛煞也,又是蹬腿又踏脚。
  山妖大棒哪里寻,只见书僮小雀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