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猥琐有时也会带来狗屎运(上)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303

  他们两个鬼崽子搬走之后,宇哥就落单了,得重新找住的地方。宇哥当时是很穷的,因为天天泡网吧开销是很大的,何况本来钱就不多?
  正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地方住的时候,那房东老板娘说可以让我住到她那个院子的主楼里的一间房子里去,房租比较便宜,我负担得起。老板娘之所以会主动这样跟我说,第一,当然肯定还是想赚我的钱,第二,也许是宇哥平时比较会做人了。其实她把那门面房租给人家当门面,肯定比租给我这种穷学生住要划算多了。
  其实现在想起来那老板娘是有点无良的,因为她所说的那间房子,其实就是她儿子的房间。在主楼二楼的最右边,其实二楼就两间用来住人的房间。其实她是没有空房子可以出租给我的,就算有,也不可能那个价钱租给我。她说她儿子很少回来,而且一个星期就回来两三个晚上,两个男孩子睡一间房也没什么。
  我反正怎么都无所谓,就答应了。不过总算还好,那房间毕竟比那门面房要好,而且价钱也不贵,住进去之后,他儿子大概每星期少则一两天,多到三四天会回来睡,大部分时间都睡沙发,可以打开当床的那种。偶尔也会睡我床上,一般都是我不用占到床的时候。
  由于二楼最左边就是厕所,浴室及厨房,所以有时候我没去网吧,正好碰上老板娘吃饭的时候,她也会叫我一块吃,多少省了点饭钱,有时候就我和老板娘吃,有时候她儿子也在。
  住进去一段时间之后,就把我隔壁那间房的住宿情况差不多弄清楚了,那间房是两个女孩子一起租的,都有男朋友,但男朋友可能是长沙本地的,或者在哪个学校读大学,所以不能分别和她们同居。
  经常会看到她们谁的男朋友到她们房间去玩,如果那天晚上男的没回去,另一个女孩子肯定就识相地回避了,因为人家要操B与被操嘛,人之常情,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识趣,是会被春哥爆菊的。不过奇怪的是宇哥就住在她们隔壁,却从来都没有听到过叫床声。
  那两个女孩子长什么样我现在已经完全记不清了,反正都不是我的菜。所以我虽然住在她们隔壁,却连和她们搭讪的欲望都提不起来。当然,不是因为她们长得惨不忍睹,只是不是我的菜。
  再说说房东那儿子,好像是和我同年的,不读书,也没工作,有时候帮他老妈收收房租,陪他老妈打打麻将什么的,大部分时间都骑着个小电瓶到街上鬼混去了,晚上经常不回来睡觉。
  在那里住得久了,毕竟和房东的儿子是住同一间房,所以自然也渐渐熟络起来,有时候不想上网了,他也会骑着那小电瓶载我到街上去玩,不过几乎也都是网吧,只不过大部分是他朋友开的,而且有女孩子在那里。此处就先不表。
  有天下午我刚刚睡醒起来没多久,正纠结要不要去网吧的时候,房东的儿子回来了,他要我和他一起到天台上去喝饮料。莫名其妙。不过我反正无所谓,就和他上去了。
  那栋房子就两层,二楼上面就是天台,上天台的楼梯就在二楼最右边,也就是我住那间房子的右边。
  上去之后,才看到原来隔壁的一个女孩子也在天台上,天台上的一张旧桌子上还摆着一大瓶饮料,好像是橙汁还是什么的,记不清了。
  反正那天我们三个都在天台上喝饮料,房东的儿子也没给我们介绍,大概以为我们既然住隔壁,肯定早就认识了。那女孩子没有和我讲话的意思,所以我也懒得和她讲话,就边喝饮料边听他们讲话,大概这样过了半个小时,房东的儿子就又喊我下去打桌球去了。
  猥琐是什么?宇哥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或者一句合适的话来准确地表达我自己对这个词的理解。
  但是宇哥可以找到例子或者说楷模——吴孟达!(恕罪!恕罪!小弟直呼达哥本名了)有的人是外表猥琐,而有的人是心理猥琐,有的人是行为猥琐,而有的人,却是透过外表深入到心理再从行为中体现出来,或者说他心理的猥琐不只表现在行为上,甚至都被他的外表形象化了。让人一看就觉得此君非常之猥琐,猥琐地非常之有功力。
  达哥作为荧幕中星爷最辉煌时期的第一男配角,其猥琐的形象早就深入人心了,其经典的猥琐形象数不胜数,在这里就不一一例举,相信大家都有印象。
  要说个人认为他无数个猥琐形象中的代表之作,非《大话西游》里的八戒莫属了,还记得他在蜘蛛精身上一阵抖动之后,蜘蛛精问他刚才对自己做了什么,他睁着一双呆滞的眼睛回答道:「我好像打了个寒颤!」然后又补了句:「好爽嘛!」唐僧就是这么诞生的,当然,具体细节我不可能记得这么清楚,也许和影片中有些许出入。


  达哥是伟大的,他以自己数十年的从影生涯,为我们完美地诠释了猥琐这一词汇的深刻含义,远非入木三分这类词语所能形容。总之,个人认为达哥为中国电影所做的贡献,在这一方面是无人能及的,试问还有谁,能牺牲形象,把猥琐诠释得如此精确而传神?达哥在猥琐界的地位是无人能够撼动的。
  有位伟人宇哥说过,我们应该抱着公平而理性的眼光来看待一切事物,梁朝伟把眼神演绎到电死上到八十岁下到八岁的无数奶奶少女,就很了不起吗?发哥把英雄形象演绎到无人能出其右就很牛B吗?
  也许都牛B,但并不能说明他们比达哥牛B,顶多是处在同一个牛B水平,因为达哥也是把猥琐这一并不光彩,并没那么多人愿意演绎的特质演绎到无人能够望其项背。而猥琐又不同于英雄和帅哥,猥琐是不那么起眼,不那么被大众所认同,甚至会招人讨厌的,基于这一点,我有充分的理由得出合理的结论——达哥比小梁和老发加起来还要牛B!而且无比崇高!我忍不住又要向达哥致敬!
  抱歉!一说起偶像就话多了起来。宇哥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是个猥琐的人,虽然宇哥很喜欢YY,很喜欢偷窥,很喜欢暴露。
  但宇哥一直觉得这些都不能说明宇哥就是一个猥琐的人,宇哥顶多就是一个有长相有气质有魄力有身材的虚心向前辈学习的纯洁而高尚的四有小青年。四有小青年宇哥只是想把伟大的达哥留给世人的宝贵精神和猥琐的精髓发扬广大,可悲的是世人都不理解,所以宇哥孤独地奋斗。
  四有小青年宇哥有天晚上寂寞难耐,欲火焚身,于是就开始打飞机。请不要偷偷在心里骂宇哥猥琐,日本着名作家村上春树都在《挪威的森林》里对男人打飞机这一行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男人打飞机的性质,其实和女人来月经是一样的。所以兄弟们以后打飞机的时候,尽可以理直气壮坦坦荡荡,而无需觉得羞愧。
  是的,打飞机是很正常的行为,可那天晚上正常的打飞机却无法发泄宇哥熊熊燃烧的欲火,所以宇哥开始把打飞机这一单调行为加进YY的成分加以升华。
  宇哥没有把勃起而跳动不已的鸡巴收进裤裆,而是任由它雄赳赳气昂昂地挺在空气中,偷偷地把门开了一点点缝,观察外面的动静。
  嗯,隔壁还没睡,因为门缝里还透着灯光,侧耳细听,还偶尔能听到隔壁房里传来的两个女孩子说话的声音。
  宇哥深吸一口气,壮了壮胆子(人在欲望起来的时候其实胆子是很大的,尤其是在进行暴露行为或YY行为的时候,平时不敢做出来的行为这时候却都敢做出来,似乎有点走火入魔的感觉)就挺着根鸡巴悄悄走到了走廊里。「嘶!」宇哥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可真是,风吹裤裆鸡巴凉啊。
  经过几秒仔细的观察,宇哥蹑手蹑脚地拿起了靠在她们窗子上的晾衣服用的杆子,从走廊上前方晾衣服的铁丝上取下了一条内裤。如果不仔细观察,取下的是老板娘那松松垮垮有半米宽的内裤,那你就杯具了,所以这种时候必要的观察是必须的。
  取下内裤之后,又蹑手蹑脚地把那晾衣架放回原来的位置,然后就猫身钻回了自己的房间。好家伙,紫红色的,带点花纹,很小的裤型,虽然不是丁字裤,但相信不管哪个MM穿上这条内裤,几乎都会完全包不住屁股,顶多把阴户包得紧紧的,走路的时候中间那卷起来的裤子可以夹在阴唇中磨来磨去。啊,爽吗?
  而且似乎刚洗了才晾上去没多久,因为摸在手上湿湿凉凉的。宇哥开始猥琐的动作,把那条还带着隔壁MM体味的内裤包在了勃起的鸡巴上——虽然是刚洗过的,但宇哥强悍的嗅觉使我坚信那上面确实还残存着隔壁MM的体味。
  原本因为拿内裤这会儿已经有所变小的鸡巴,一接触到这湿湿凉凉的内裤,立刻全面充血起来,那湿湿凉凉的滋味实在是太舒服了。
  猥琐的宇哥就用这条充满淫靡气息的湿凉的内裤包住自己火热的鸡巴快速套弄起来,爽到不行,正道掉渣的感觉所带来的后果就是,没多久就射精了。
  全都射在了那条内裤上面,本来我是打算射了之后用纸把内裤上的精液稍微擦一下,然后再把那条内裤晾回去的,第二天早上差不多就会干了,也许会有几个浅浅的印子,但应该不会很明显,就算她们看到了应该也不会很在意。若是宇哥的精子和宇哥一样彪悍,直到她们穿的时候还没挂掉的话,让她们谁怀上一个小四有小青年也是爽事一件,哈哈哈!这是宇哥原本的计划。


  谁知道射了半天都没射完,射完之后一看内裤,才知道杯具了,现实和计划总是会存在一定的出入的。可能是太刺激了,忍不住又要说一句,拿隔壁陌生女孩子刚洗了没多久的内裤包住鸡巴打飞机,实在是太爽了。居然射得比预想中多多了,射得一裤子都是。几乎整条裤子都被我还带着温度的精液涂满了。现在回想起来,那大概都是宇哥射得最多的一次。
  接受了这个杯具的结果之后,宇哥只得放弃原计划,稍加思索,就把那条沾满了我的精液的内裤扔出了窗外。当然是房间另一侧的窗外了,我不可能往门那边的窗子扔,搞不好扔到人家头上,或者等着第二天被发现。
  我当然也不可能还去把那条沾满我精液的内裤洗干净然后又给它晾回去了。
  而另一边窗外,是别的院子的一楼的房顶,就是那种整体的一大片一大片的瓦盖的房顶。一条内裤扔不了多远,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唉!真爽啊。
  之后第二天就发现隔壁其中一个女孩子在偶尔我们在走廊上遇到的时候,看我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就是那次在天台上喝饮料的那个女孩子。
  宇哥被她看得头皮一阵发麻。难道那条内裤是她的?难道这么快就发现内裤不见了?到底只是发现不见了,还是发现内裤被丢到窗子后面去了,而且还沾着一些不明液体?难道她知道是我干的?还是仅仅是怀疑?不过宇哥的心理素质一直都是很好的,虽然脑袋中疑问不断,心脏狂跳不止,但依然表面上装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行走江湖,有的时候,装B是必须的。
  之后有两三天没遇到过她们,宇哥以为这事情总算是过去了,不免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其实宇哥也知道这是自欺欺人,楼上就住了两个男人,房东的儿子应该和她们比较熟。
  果然,理想和现实永远都是有差距的,之后有一天我从网吧回来,那女孩子正站在走廊上和房里的另一个女孩子说话。一看到我从楼梯口上来,就又以一副「你就是凶手!」的眼神看着我,我走过她身边的时候她依然这样盯着我,直到我走进自己房间把门关了之后,我都还一直觉得她那目光依然狠狠地刺在我的背上。
  那几天宇哥是被她那种目光搞得坐立不安,吃啥啥不香,睡也睡不好。所以彪悍的宇哥决定主动出击。我倒要看看你到底知道多少,到底想怎么样,老这样被动等死可不是四有小青年宇哥的作风。
  第二天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冬日的暖阳真是难得而又格外地舒服,四有小青年宇哥那天起得比较早——下午。起来之后没有继续去网吧,也没有急着去吃东西,而是从房间里搬了张凳子到走廊上,坐在凳子上背靠着墙微闭着眼睛晒起太阳来。舒服啊。真舒服。
  就这样晒了一个多小时的太阳,我听到楼梯间传来上楼的脚步声,看样子是她回来了,果然不是什么好鸟,才三点多,画室一般都要五点半才放学呢。没一会就看到果然是她回来了,人已经走到了走廊口子。
  她一看到我一副很欠扁的样子坐在那里晒太阳,似乎有点意外,也许没想到我胆子这么大,做了亏心事还敢明目张胆地在她眼前晃来晃去。于是她又以那种「你就是凶手!」的眼神狠狠地盯着我。生气完全写在脸上,嘴巴还一副欠操的样子微微撅了起来。
  宇哥等的就是这一刻,所以一看到她出现在楼梯间,就一边以肆无忌惮的挑逗的目光迎着她的目光和她对视起来,好像在说:「就是我干的!就是我偷了你的内裤拿来打飞机,你能把我怎么样啊?」一边在心里YY着用带着腥臭味的龟头挤开她的嘴唇插进她的嘴中是什么感觉。
  这小妞见我竟然不像前几天一样目光躲闪,反而肆无忌惮地迎着她的目光和她对视,似乎非常生气。每走一步似乎生气的程度就加重了一分。可这正是我想要的。
  她在开门的时候,见我还死死盯着她,她果然沉不住气了。
  「看什么看!」
  「你看我,所以我就看你咯!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宇哥很有技巧地死皮赖脸。好吧,就是死皮赖脸。
  「下流!」她似乎被我的话堵住了,顿了一下只无奈地丢出这两个字。
  「下流?我盯着你看就是下流了?那你也一直盯着我看,你也下流啊!」我故意和她针尖对麦芒。但这个度要掌握好,一定要注意语气,不能把她惹得B急夹卵,一股脑就像个泼妇一样大声嚷嚷着把什么都说出来。其实我心里还有句潜台词就是:「你生出来不就是给人看的?不但给人看,而且还是给人日的。」她有点无语,大概没想到宇哥脸皮这么厚,这么无赖。宇哥果然很强大。


  「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做了亏心事脸皮还这么厚。」女人就是女人,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就找到了有力的反击点。
  「亏心事?我做什么亏心事了?」我一脸问心无愧地问道。
  她有点迟疑。大概再一次被我的脸皮之厚给打败了。
  「你拿人家的内裤干什么?」她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内裤?哦,那条内裤是你的啊?」我没有回答她,而是默认且反问道。
  「当然是我的了。」她的语气是非常生气滴。
  「哦,我不知道是你的啊,不过如果知道是你的,我还是会拿的。」宇哥开始走老套路。
  「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啊?知道是我的你还拿?什么意思啊你?」她果然上当了。
  「我本来还怕是拿的老板娘的呢。现在知道是你的,证明我是很明智的。」睁眼说瞎话是斗B之路或者与女人纠缠的过程中必备的技能,无论你说那话的时候有多恶心,多想吐,说出来的时候都要做到好像是发自肺腑的,不然干脆就别说。我想我当时说这话的时候不但言语真挚,而且眼神都有点痴迷。
  「老板娘。噗!」她不自觉地重复了一下,然后又不自觉地抬头望了一眼头顶的老板娘牌超大号内裤,跟着又不自觉地笑了一下,只是一瞬间,她马上就意识到了这个笑容的不合时宜,然后那笑容自然就隐去了。
  她没有再问我拿她的内裤干什么了,所以我也知道她大概知道多少事情了,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她也许不好意思说出来,我也不问了,反正我之前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你也承认我的眼光很好了吧?」但为了战略实施的完整性,我至少要让她不再追究,所以我虽然已经达到了目的,却依然还这么厚颜无耻恶心无比地又加了一句。
  「不要脸!」她嘴上这么说着,但表情已经彻底地把她出卖了,她的表情告诉我她早已不像先前那般气愤。
  「被你骂几句也是应该的,我确实拿了你的内裤嘛,还不解气你就再多骂几句好了。」我有点可怜又很大方地继续说道。
  「骂你有什么用,我那条裤子十几块钱才买。」她大概意识到了什么,话没有说完。
  「那我赔你一条好了!」虽然她没有说完,但宇哥可不是脑残,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呢。她刚才这句话已经让宇哥捕捉到了战略有望升级的信息。
  「。」她没有马上回答。
  「你不要啊?那就算了,不是我不肯赔偿你的损失,是你不给我机会啊!」睿智的宇哥一边一副很惋惜的样子说着这话一边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她,而且开始起身,好像准备搬凳子回房间。
  「切!你肯买我还不敢要啊!你本来就应该赔我的!」果然他见我准备回房间,似乎有点不甘心,于是就说出了这句对宇哥来说,具有阶段性战略意义的回答。
  「是应该赔你的,还陪你睡觉呢!」宇哥在心里这么说道。此时宇哥的作战计划已经开始升级,之前只是为了弄清楚她对我偷她的内裤用来打飞机的事到底知道多少,到底想怎么样,会不会声张出去。而在得到她这句话之后,宇哥已经开始想把之前看着她嘴巴时候的YY转化为现实,并且知道这种转化是有一定的机会实现的。
  「你真的敢要?」我故意用了个敢字,摆明了怀疑她不敢要所以再次确定似的这么一问。
  「切!本来就该赔我的,有什么不敢要的?」果然那个敢字生效了。
  「好!我一直都说话算话的,你敢要我就买给你!你有没有空?现在就去买给你,只要你看中了我就不嫌贵!」我再次用了这个敢字,以强化她敢的执着,而且还抛出了赤裸裸的诱惑。
  「现在去就现在去!谁怕谁啊!」果然她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
  「你到时候可别嫌贵又说话不算数啊!」她居然还加了这么一句。贪婪的女人啊。
  宇哥此时心里是非常得意的,因为我升级的计划已经成功了第一步,万事开头难,既然第一步已经成功了,后面的事情我也有了更大的把握。
  而且我并没有因为她的贪婪而感到蛋疼,因为之前住在她隔壁这么久了,从她平时的穿着打扮能看出来,她并不是非常奢侈的那种女孩子,而且关键是我们住这一片离繁华的街上很有一段距离,要买的话估计也只能在附近的小精品店买了,一条女生内裤顶多不过三十块吧?当然,不排除她非要到街上去找个什么专卖店狠狠宰我一次的可能。


  但是如果用几十块钱就能换来这样一次斗B,是非常值得的。我偷了她的内裤用来打飞机,之后把沾满我精液的内裤给扔了,事后她知道是我干的,而且我也承认了,这样我还能斗到她的B的话,那成就感是非言语所能形容的,这种成就感是每一个前行在斗B道路上的男人都梦寐以求且无法舍弃的。
  「我说了只要你肯要我,就一定赔给你。放心好了,走吧,你说去哪咱们就去哪。」我没有再用敢字,到这里已经没必要用了,用了反而现形,用肯字反而显出一份真诚,而且后面我又加进了催促的成分,让她没有再犹豫的时间。
  之后我们各自到房间收拾了一下,关好房门,就开始了赔偿内裤之旅。哇哈哈哈!宇哥果然是个天才。
  其实周围就有好几家小精品店,我陪她进去随便看了看,大概都是些比较旧的货色,所以她都没看多久就说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在这过程中我们偶尔交谈几句,我也慢慢了解到原来她也是美术考生,画室也在繁华的麓山南路那边去了,比较远。所以逛了几家精品店她都没有找到喜欢的款式之后,我故意问了她一句:「要不要到街上的哪个专卖店去看看?不过你们女孩子这些东西我也不懂,也不知道什么牌子好。」她似乎没想到我会主动这么问她,大概觉得我确实是说话算话的,而且蛮真诚的,不过她拒绝了我的提议。
  「其实贴身衣物这种东西不一定要看牌子的,尤其是。裤子,只要质地好就行了。」大概她本来是想说内裤的,不过及时改口了。
  听她这么说,我也放下心来,专卖店一套内衣裤少说好几十,那还是最便宜的,动不动就上百甚至好几百啊,之前我把话说得那么满,刚才也是我主动大方地问她的,到时候万一她开了口,我还好意思不送她一套吗?而现在我估计经过刚才这么一大方,她应该会又对我增加了一点好感。
  之后又逛了几个店子,她还是没看到什么喜欢的,我也表现出了难得的耐心和绅士风度,平时我是很少能这么有耐心陪女孩子逛了一家又一家店的。
  后来终于逛到了离我们住的地方较远的一家好像是刚开不久的精品店,店面也比之前逛的那些店子大不少。
  来到摆女生内裤的角落,我发现她似乎对这家店的款式还都比较感兴趣,于是就一边不时地眼奸一下进进出出的各色MM,一边静静地等她挑选。在这过程中我发现她似乎纠结于好几条内裤之间,因为她总是拿着那几条内裤放在一起比来比去。
  「要不要我帮你参考一下啊?」我看她比了一会,看得我也跟着纠结起来,于是我便很绅士很无耻地这么问道。
  「谁要你参考啊?」她有点娇嗔地说,似乎脸还有点红。
  我微微一笑,便不再做声,继续眼奸着偶尔进出的,能勾起我性欲的漂亮美眉。
  「。嗯,你们男生,喜欢女孩子穿什么样的内。裤啊?」过了一会,她居然开口主动这么问我,明显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而且想改口却已经晚了。
  「性感的!」宇哥稍加思索,便很肯定地答道。我不能张口就来呀,那样会让她以为你是在敷衍她或者开玩笑,而且又会把你和下流这个词挂钩。其实我心里当时在想,大爷的!女人果然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啊,刚才明明还说不要我参考的,转眼自己又开口问我的意见了,穿什么你也不是想穿给我看的呀。
  想到这里我开始走神,我纯洁的思想开始复杂起来。对啊!如果今天计划成功,不就可以让她穿给我看了吗?想到了这一点,宇哥开始化被动为主动,一边在脑中不断地想象着她穿各种喷血内裤的样子,一边调动我锐利的目光开始帮她搜寻合适的内裤,准确地说是适合我的胃口的小裤裤。
  宇哥的目光是雪亮的!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我就以雪亮的目光横扫了那一片所有的女生内裤,并快速挑选出了一条正合我意的小裤裤。
  其实从她问我到我回答,到现在,才短短不过十秒钟的时间,我主动开口对她说:「喏!就是像这条这样的,你如果穿上这条内裤,你男朋友一定会爱死你的!」说话的同时,我的手指也指向了那条小裤裤,语气无比坚定,并似乎纯粹是站在审美的高度上发表的专业见解。宇哥确实很专业,只不过不是从审美的角度,而是从YY或者猥琐的角度罢了。
  「啊!这种啊。」她一看是条蕾丝的,似乎有点不能接受,啊了一声之后支支吾吾地这么说道。


  「嗯!这条裤子真的很性感,而且不只是性感,你看这个花边,点缀在这里不是显得非常可爱么?」宇哥继续着自己的专业和肯定。
  其实这种东西兄弟们根本不用怕女孩子会不能接受,你没见一到夏天,整个城市的女孩子都在穿黑丝吗?不管她长得多寒酸,身材多走样,可是黑丝,那是必须的!
  再看看各种网络游戏里的女孩子,尤其是跳舞类游戏,大都可以上传相片,你看看她们如果是上传的自己的照片那个寒酸样,再看看她们游戏中的人物打扮的那个风骚劲,简直恨不得一丝不挂,你就明白宇哥绝对不是哄你们的了。
  在斗B的道路上,不管你对那个女孩子了解多少,只要你决定要斗了,就一定要说服自己——她就是个骚货!她永远比你想象的还要风骚,还要开放!
  如果不认清了这一点,在计划实施的过程中难免畏畏缩缩,自己也装B,那是几乎不可能达到目的的。当然,这都是说的相对陌生的女孩子,因为哪怕失败了,也不会伤感情。万一失败了也没关系,不是有句话说得好么?天涯何处无骚B,不必单斗一个B.
  「。」她没有回答。但睿智的宇哥已经判断出她开始被我的言语所蛊惑,因为她开始拿起那条小裤裤在看了。
  「是还蛮好看的,不过就是。就是好像太开放了一点。」她终于还是把她的顾忌都说出来了。
  「开放?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好多女孩子穿得比这个还要开放得多!其实这个只能算中等了,不信你问老板娘!」宇哥开始对症下药。
  「哎!老板娘!你来说一下!她嫌这条裤子太开放了!我说根本就不算什么的,你来看一下!你说开不开放?」我没有等她答话,就故意加大了音量继续对着守在收银台的老板娘喊道。
  宇哥不但对她当时投来的有点责怪的目光完全无视,而且宇哥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全店子的人都听到了,而且几乎都是女生,宇哥感觉到了几束暧昧的目光向我投来,不过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了,不能看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女人贪心就被人斗,男人贪心就没B斗。这是真理。
  老板娘还真配合,果然过来了。一过来从她手中拿起那条内裤撇了一眼,就丢了一句:「这条裤子啊!卖得很好的!现在很流行这种蕾丝的!不过这条裤子比较贵,有些女孩子就选了那款和这条很相似的,不过料子比这个差远了。」我一听到贵字,就赶紧去撇价格。二十五!还好!还好!果然是精品店,这种东西再贵也就那样,不过比起那普遍几块钱一条的,是有点贵啊!宇哥稍微有点蛋疼。
  「啊!要二十五啊!」她也撇了一眼标签,有点惊讶地说道。
  「你心疼什么啊!这又不算贵!而且是我买给你的,又不用你自己出钱!」既然已经没继续纠结于款式,我当然打铁趁热了,说这话的时候也很大声,而且这话说得不但大方又贴心,而且还很MAN.果然她似乎很受用的样子,而宇哥脸上也再次感觉到了好几束暧昧的目光。
  「你是不是还是觉得款式比较新潮,不能接受啊?」我又没等她回话,继续把话题的方向牢牢掌控在我自己手中。我故意用新潮这个词来激她,就像之前那个敢字一样,好像有点她不敢穿就有点老土的意思。
  「切!你敢买我还有什么不敢穿的?你买给我我就敢穿!」果然她再一次中计了,微微撅着嘴带点不屑的这么反驳我。宇哥盯着她的嘴唇又开始YY.
  「老板娘!这条裤子包一下!」她话音刚落,我就从她手中接过那条裤子,拿到收银台去结账去了。这么做是有深层原因的,一是她的新裤子我已经有过亲密接触了,我当然并不会由此获得什么快感,而是要通过这样的小细节,让她在潜意识里慢慢或被迫接受和习惯我与她某种程度的亲密,二是既能显出我的爽快和说话算数,同时又能防止她在开口说要别的东西而让宇哥蛋疼。
  事实上她果然只好乖乖跟着我付了钱之后又跟我往外走,而且宇哥并没有把那条内裤交给她,而是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似的拿在手里。宇哥要是当时就把内裤给她了,那宇哥就是个脑残。
  总要找点话说的,总要找点事做的,因为以目前的进展离我斗她的B这个最终目的还是有一定距离的,所以我看了一下时间之后,就提议一起去吃饭。
  她可能此时对我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而且可能还有那么一点点好感了,加上自己也没什么事做,单独回去也还是要出来吃饭的,所以就答应了。有新内裤穿,还是高档货,还有免费的饭吃,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我们就找了一个附近的看起来干净一点的小炒店坐了下来,当然也是征求了她的意见的,这些细节一定不能忽视,一定要抓住这些细节展示一下自己的风度,一点点增加她对你的好感。
  又让她做主点了几个菜,还好,女孩子一般都不会点那么多荤菜,所以虽然两个人吃五六个菜有点奢侈,倒也不至于很贵。她点完菜之后我问她要不要喝点酒暖暖身子,她说不要。没关系,我早就料到了,我自己要了一瓶小二。趁她点菜的时候我已经很自然地把给她新买的那条内裤塞到了自己口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