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給高中处女开苞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357


.
  我上高中的时候,因为家里管得比较紧,加上自己的长相也不属于讨女孩子喜欢的类型,所以,直到临近高考,
我除了学习成绩比较好,根本没有女朋友。上学期间我也曾经偷偷翘课出去看三级片,在那个春心萌动的年代,能
够真实的感受一下女孩子的身体,是我最大的心愿。


  那时候还是7 月份高考呢,因为平时我的成绩好,所以高考的临近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压力。可是,对大多数
人来书,高考还是很恐怖的。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少男少女们才会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六月初的一个周末,由于学校教室不足,为了给初中的学生中考让出考场,学校破天荒给我们毕业班放了3 天
假,这对于我们这帮久未放假的人来说,无异于一件天大的喜事。


  下午5 点多钟,同学们大多都已经走了,我正在教室里收拾东西,突然有人在门口叫我。我回头一看,原来是
文科班的孙虹,她说需要带走的书太多了,让我顺路帮她拿一部分。其实我和孙虹并不是很熟,只不过我每天上学
经常遇上她,偶尔说几句话,久而久之,也算是朋友吧。我知道孙虹的爸爸是一个法官,但是她家在农村,为了上
学,她和爸爸住在法院的一间单身宿舍里。搬东西是举手之劳,而且我又顺路,所以我很痛快地答应了。


  送佛送到西,我当然会把书帮孙虹搬到屋子里,这是我第一次到她住的地方。我原本以为他爸爸在,所以搞得
很紧张,可到了那里才发现他爸爸已经回家了,因为是周末。可是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去往乡下的车早就没有了,
也就是说孙虹今晚要自己住在这里了。


  正在我思想激素运转的时候,孙虹把我让到了屋子里。这是一件很普通的宿舍,就在法院的底层,走廊的最里
面,由于周末的晚上人们都回了家,更显得这里越发的安静。屋子里面放着两张写字台,对称放着两张单人床,可
见平时孙虹和他爸爸就是这样住的。我看到其中一张床上放了一个胸罩,知道那就是孙虹的床,于是故意坐到了那
张床上。孙虹为了答谢我,转身去柜子里找水果给我吃。反正第二天也不上课,我倒也乐意多呆一会趁着孙虹转过
身去找东西,我迅速把放在床上的胸罩抓起来,放在鼻子前用力闻了闻。一股浓郁的女性的味道直冲我的大脑,其
中还夹杂着淡淡的奶香,好爽啊!我怕她猛然回头看到我的丑态,赶紧把胸罩丢在一旁,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孙虹还在努力地找东西,根本不知道我干了什么。她蹲在地上,尽力想把水果的盒子拉出来。可是箱子太重了,
她根本拉不动,浑圆的屁股摇来摇去,我知道她在用力。看到她诱人的姿势,我的裤裆不知不觉鼓了起来。无计可
施的孙虹只得叫我帮她一起拉,我走过去,俯视蹲在地上的孙虹,透过她的衬上领口,我看到了她雪白乳房的两个
半球。她看到我异样的眼神,马上感觉到自己走光了,所以拉了拉领口,对我说:" 你还看,赶快帮我啊!" 我很
不好意思,赶快帮她把箱子拉了出来。孙虹洗好了水果,还拿出来一些点心,然后坐在我的旁边,一边吃一边跟我
聊了起来。吃饱了,喝足了,我们越聊越起劲,忘记了时间。孙虹渐渐的把肩膀靠到了我的身上,我顺势把她搂入
怀里。一股成熟女性特有的香味扑面而来,我一下就丧失了理智,当时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一把将她放倒在我腿
上,右手挽过她的头,忙不迭去吻她的香唇,左手放在她的剧烈起伏的胸脯上。我努力把舌头伸到她的嘴里,可她
咬紧牙关,不给我一点儿机会。我刚想用手抓住她的乳房,她挣扎着坐起身,说:" 别这样,不要了。" 我马上醒
悟过来,知道自己做得有些过分。为了避免尴尬,我也坐起身,看看外面天都黑了,就跟她告别准备回家了。孙虹
并没有生气,她整理了一下头发,把我送到大门口。我们一出屋才发现,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雨,而且还
下得很大。我没带雨伞,没办法,我们只好又回到屋里,她说等雨停了再走,我说也只好如此了。我们又继续坐在
一起聊天,谁也没有提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不知不觉到了晚上10点多了,雨还是没有停的意思。我们俩都撑不住了,
孙红看我困得不行了,就说:" 要不,今晚你就住在这儿吧。" 我当时困得有些迷糊了,随口应成了一句,转过身
去倒头便睡。毕竟是孤男寡女,而且又从来没有过,孙虹多少都有些不放心,她说:" 你先睡吧,我看会儿电视。


  " 我知道她是怕先睡着了我欺负她,我才不管呢,蒙上被子就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我迷迷糊糊感
觉到耳边有人呼吸,睁眼一看,原来孙虹睡在我的旁边。窄窄的单人床睡我们两个人,当然要靠得很近了。我一翻
身,她也醒了。她问我:" 怎么了?" 我说:" 有点儿热" ,她说:" 那就把上衣脱了吧".当时是6 月份,天气已
经相当炎热了,我里面只穿了一条内裤,外面是长裤和一件衬衫,我脱了衬衫上身就光了。管它呢,脱就脱。脱完
了躺下还是不凉快,因为根本就不是天气的问题。一张小小的床,我们两个都得侧身躺着,我的下身紧贴着孙虹的
屁股,搞得我热血沸腾,能凉快才怪呢。而孙虹好像也不舒服,身子也老是动。我问她:" 你也热吗?" 她说:"
嗯".我说:" 要不你也把衣服脱了吧。" 她没说什么,静静地把衬衫脱了。她里面穿了一件吊带背心,我春心荡漾,
一把从后面把她搂住,双手放在她的酥胸上。原来她里买还穿了胸罩,摸起来很不爽。我乍着胆子把手从她的衣服
下面插进去,可是胸罩的下边特别紧,我的手根本插不进去。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胸罩怎么解,一着急,我就用力扯。


  这下孙虹可急了:" 你怎么硬扯阿,拉坏了怎么办!" 我以为她生气了,吓得赶紧住手。没想到她说完就把手
伸到背后把胸罩解开,然后从背心里面拿出来,柔柔地对我说:" 你摸吧。


  得到了孙虹的许可,我就老实不客气起来。我双手握住她的双峰,用指头捻着她的乳头。她的乳房不是很大,
但是非常坚挺,尤其特别有弹性(后来摸了女朋友的才发现,孙虹的乳房特别硬)。摸着摸着,我听到孙虹开始轻
声地呻吟,我裤子里的家伙也涨得不行了。我猛地起身,把孙虹扳过来平躺在床上,然后自己趴在她身上,开始用
力地亲她的小口。同时,我的手继续在她的乳房上揉搓。渐渐的,我感觉到它的两个乳头像两个小钉子一样,硬硬
地立起来。我知道她身体已经有了反应,赶忙低下头,把头从她的嘴唇移到了乳房,一口把她的乳头含在了嘴里。


  在我舌尖接触到她乳头的一刹那,我感觉到她的身体猛地一震,两只手紧紧抓住我的头发。我就像一个饥饿的
小孩,贪婪地吮吸她的两个小樱桃。慢慢的,她抓住我头发的手越来越松,并且喘息的声音越来越重。而这个时候,
我的老二已经在内裤里呼之欲出了,原始的欲望支配着我的思想,我的舌尖灵活的在她的乳头周围画着圆圈,同时,
我腾出一只手,顺着她腰际伸到她的裤子里。我的手隔着内裤按在她的三角地带,此时这个三岔路口已经洪水泛滥
了,我摸到了一手粘糊糊的东西。我轻轻解开她的裤带,发现她没有拒绝,顺势把她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扒了下来。


  孙虹赤裸的下身传来一种雌性的味道,刺激着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正在我陶醉在孙虹的气味的时候,孙虹好
像也欲火难耐了。她不住地用手抚摸我的大腿,还不时地刺激我内裤里鼓鼓的小弟弟。我那个时候刚刚20岁,又是
一个童子鸡,那受得了这个。我迅速脱掉内裤,强行分开孙虹的双腿,把整个身体压了上去。我感觉自己的阴茎像
是要爆炸了一样,龟头充血,不由自主地往孙虹的身上顶。孙虹先是躲躲闪闪,有意避开我对她身体的侵袭,但是,
随着我的阴茎在她桃源洞口的摩擦,她的蜜汁越流越多,阴部也主动往我的肉棒上凑。我看到时机已经成熟,腾出
一只手把大肉帮扶正,紫红色的龟头顶在她的桃园洞口,腰部猛一用力,硬生生把龟头挤进了孙虹的身体。此时孙
虹正陶醉在男女生殖器相互摩擦的快感中,突然猛地感觉到下体一阵撕裂般的胀痛,痛的她不由得叫出声来:" 啊!


  " 这个时候,她已经从情欲的迷幻中清醒过来,她知道我想夺去她保存了22年的处女贞吃。她奋力挣扎,做无
谓的抵抗。可她又不敢大声呼叫,于是就用双手用力推我的上身,嘴里低声叫着:" 你放开我,不要了,不要……
" 在她的声音里,我分明听到了恐惧和怯懦。这种少女的惊恐,更加令我兴奋。我俯下身子,用双臂把孙虹的头揽
在怀里,把我的嘴贴到她柔软的双唇上,强行把她的舌头含在嘴里,贪婪的吮吸。在这种情况下,孙虹只能发出"
呜呜" 的声音。由于我的身体完全压在她的身上,虽然她用力扭动身体想摆脱我的侵犯,可是我的龟头还是死死的
插在她的阴道入口。


  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我把嘴慢慢移到了她的脸颊,紧接着移到了她的耳边,我轻声对她说:" 我爱你,我
会对你好的。" 也许是我的话给了她安全感,或者是我湿热的气息又一次挑起了她的欲望,总之她不再挣扎。我不
失时机地含住她的耳垂,轻轻地吞进又轻轻地吐出,还不时用舌尖滑过她地耳际,使得孙虹又一次呼吸急促起来。


  这一次我用双手扣住她的肩膀,使她不能有半点的挣扎,然后屁股猛地向前一挺,在她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
况下将阴茎插进了一大半。我感觉到龟头像是冲破了一冲阻碍,进入了另一层天地。也就在我穿破这一层阻碍的同
时,孙虹忍不住叫出声来:" 啊!疼……" 破瓜的痛苦使她像疯了一样,疯狂的扭动着身体,怎奈身体被我的双手
扣得死死的,没有半点活动的余地。无奈之下,她只有挺直身体,忍受着我在她身体上的第一次开发。见到她已经
放弃了抵抗,我的动作就放开了。在上面,我的嘴贪婪的在她的两个乳头间来回吮吸,我真希望自己有两个嘴,那
样就可以同时享受两个乳房了。在下面我的阴茎已经齐根插入了,处女的阴道紧紧的摩擦着我的肉棒,我龟头上的
褶皱也在她阴道的内壁上来回摩擦,带来一浪又一浪的快感。在我来回的活塞运动中,我感到抽插越来越顺畅,孙
虹下面的小洞就像一张小嘴,越来越烫,越来越湿滑,是不是还收缩几下,像是在吮吸我。


  我越来越兴奋,感觉下身的肉邦也越来越硬,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最后竟不受我的控制,不由自主地在
小洞里进出。猛地,我感到有一股电流从龟头经过脊柱直达脑门,一种想撒尿的感觉油然而生,我还没来得及去想
怎么回事,一股精液就喷射而出。这是我第一次在清醒的情况下射精,以前在梦里也曾有过,但都不如这一次来得
痛快。我积攒了20年的童子精,这一下全都喷在了孙虹的子宫里。我趴在孙虹的身上,身体一下接一下的抽动,每
一次都把一股精液射入她的体内,也一次次把快感带到我的全身。相比之下孙虹就不想我这么有快感,可能是破除
的痛苦让她没有闲暇去享受。她在这个做爱的过程中一直都绷紧着身体,像是在承受痛苦。我慢慢从高潮中冷静下
来,坚硬的肉邦也软了,从孙虹的肉洞里滑落出来。孙虹推开我,坐起身来,打开了灯。我看到了刚才令我欲仙欲
死的她美丽的身体,还有她脸颊上分明的泪痕。她站起身,那手纸默默擦掉下身暗红的处女血和我乳白色的精液。


  这是我才发现床上也沾了一小片血,而我的肉棒上也有几道血丝。这是我夺取孙虹贞吃的凭证,从此以后孙虹
就是一个女人了,而我,也不再是一个男孩子了。孙虹擦完以后,没有穿衣服,赤裸着身体上了床,搂着同样一丝
不挂的我,把头埋在我的胸口,安稳地睡了。我也累得快要虚脱了,用手把她揽在怀里,沉沉地睡去了,安稳地睡
了。我也累得快要虚脱了,用手把她揽在怀里,沉沉地睡去了